閒聊|蒙提派森的飛行馬戲團

看完2009年的紀錄劇集《蒙提‧派森:近乎事實》,掙扎要不要重看《飛行馬戲團》的期間,決定先打開《聖杯傳奇》當背景,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有辦法好好待在螢幕前複習完部片(也就意識到為什麼《萬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的完成度和密度高上許多)。後來自然複習起《飛行馬戲團》,隨意挑幾集來看(不知不覺越看越多)。

學生時期曾聽聞蒙提派森(Monty Python)作品的開創性,也聽說《聖杯傳奇》有多好笑。不過要到幾年前去聽音樂和科技相關座談,才真正看過幾個《飛行馬戲團》裡的短劇。印象最深的是某次心血來潮想到要看《聖杯傳奇》,驚訝的發現《勇者義彥和魔王之城》何止惡搞 RPG 遊戲公式,根本致敬《聖杯傳奇》。
但是懶人如我,補《飛行馬戲團》這件事要到 Netflix 看得到才開始。
比起段子和短劇有多好笑,更像是以「補經典」的心情開看,大致上的感想是真的很厲害、很亂來,有些不見得新穎,但絕對是大眾小眾笑點集大成,把檯面下零碎的點子整理起來搬到檯面上。現在想起來,跟讀《神經喚術士(Neuromancer)》的感受類似,是啊是啊很厲害,有令人讚嘆的場面和描寫,不過純粹當成小說來讀,縱使對 Cyberpunk 感興趣,卻說不上喜歡。是有難忘和私心喜愛的短劇,可是就算扣掉看起來不合時宜的笑話,還是有不少知道要玩什麼,但已經不容易發笑的手法。
知道主演就是創作群,不過老實說,快補完第四季,才稍微搞清楚誰是誰。
總之製作動畫的 Terry Gilliam 就是最少出鏡的那位(喂!)說起來不怎麼關心創作背景。

看紀錄和訪談,總有驚訝於事實的那側,加深「果然很厲害」、「是傳奇等級!」的印象,名人紀錄片大抵有這樣的效用。《蒙提‧派森:近乎事實》也是,輕鬆地讓我把蒙提派森成員的背景一口氣補起來。回頭再看《飛行馬戲團》多了不少額外感想。

當年的時事段子,不知道真的沒辦法搞懂笑點。
單純無感的短劇還是無感,包含直接在短劇裡吐槽是爛短劇的段子(好啦到這裡是有點好笑)
觀眾投書的笑點果然要一口氣看完,不然搞不清楚所謂何事。
假意補節目分鐘數的橋段看似無聊,不過想到不少 YouTuber 還是會用這招就挺好笑。
之前對「專業人士糾正電視節目內容」的段子沒特別感想,現在看到整個笑爛。
反差和立場對調的笑點依舊是心頭好,也意識到不見得是要諷刺哪一方,大體是呈現二分法的荒謬吧。
察覺不管那個族群都會被拿出來吐槽惡搞一番,那些現在看起來容易冒犯人的短劇就沒那麼尷尬,反正整個劇集就是政治不正確大集合。

看過幕後的效果之一是「制服系列」都變得超可愛,像是全員甘比(Gumby)或是全員女裝,還有退休播報員之島。記得有個結婚登記所誤會,最後變成多元成家(?)的段子,雖然很短也沒有明確笑點(所以接了擦口紅動畫吧),但在性別刻板印象和性少數被當成惡搞笑料的眾多短劇裡顯得溫馨。

另一個看過幕後的效果之一是反覆再看,到後來看的就是種思念和情懷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