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記|東山彰良《流》

上次看東山彰良的作品是《強尼兔之教父本色》,情節已忘,印象中是很歡樂的兔擬人偵探小說。開始讀《流》覺得故事風味落差好大。虛構但帶著寫實的歷史背景,從國共內戰到蔣介石過世,主角的青春時期是70年代臺灣,關於家庭和街道的描述,腦中浮現什麼什麼(文學)劇場的影像。

大戰蟑螂實在太靠北了,阿嬤也太猛了!好想看焚燒大量小強的盛況(不)。年代背景的描述,以及上一輩的苦痛和不得已稍稍打住,回到主角秋生的生活。到底靈異故事為什麼可以寫得那麼好笑。「鬼魂」的真相老梗,充滿濃厚的舊時代感,味道不太好的那種。

以主角為中心的情節繼續發展,途中以為追查殺死祖父兇手這條線要回來,結果只是佛系關注。許願能找到兇手就好好念書,結果是先想辦法考進大學好像哪裡怪怪的。
每回秋生形容毛毛的打扮都讓我想到90年代末的藍心湄。
故事線回到平凡的日常,繼續描寫70年代的人事與景物。當這麼想的時候,看起來祖父的過往和兇案真相會慢慢在秋生的生活中滲出。雖然故事精彩,可是似曾相識,例如軍隊中不合理的待遇或是地下舞廳的配置,甚至因為朋友的關係躲黑道,以及能夠理解主角的青梅竹馬兼情人,像是懷舊片和八點檔劇情大雜燴,稍稍感到無聊。這種無聊的可能來自於能夠感受到年代的氛圍,但是太過於著重重現樣貌,少了跨越年代,關於角色的獨特之處。像是前面有點靈異的蟑螂大戰很有趣。每次做出讓長輩擔心的事鐵定挨棍子就很無聊。

故事越往後面,屬於角色的特別經歷又回來了。時事的存在感依舊很重,忍不住分心隨意聯想到有點關係但距離有點遠的事,像是梅丁衍的作品。順手查了一下,梅丁衍和主角秋生同個世代,原來沒有想得太遠(大笑)。

殺了秋生祖父的兇手簡單到懷疑警察存在與否(爆),不過重點是解開動機之謎。
故事很好看,只是跟剛開始讀的感想一樣,像懷舊狗血片雜燴,尤其看到跟交往對象很可能有血緣而放棄這段關係,內心驚呼根本鄉土劇老梗。說是這樣說,但也算湊得好看。起初好奇怎麼沒拍成影視作品,明明很合適,看完發現,嗯,如果編劇稍有差池,或是影像特色不足,就會成為隨處可見、超級普通的片子吧。



作者:東山彰良
譯者:王蘊潔
圓神出版,2016年
購書連結:讀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