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閒聊(最後十週/閱讀馬拉松/托生蓮)

聽說過完這週,今年只剩下十週,即將揮別2020。
幾乎整年籠罩在武漢肺炎的陰影。記得是年初有新聞,春節後人人自危,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個月。還好臺灣目前控制得好,展演活動與聚會空間逐步開放,不至於太難受(光是上半年就夠衝擊)。祈禱全世界能在近期復原,無論是疫情或其他事件。

也差不多是時候清點這年的計劃達成率,還有回顧整理。看看有沒有遺漏,趁最後的十週補上。


讀墨往常都有主題閱讀活動。不過書櫃裡的書不多,從來沒有認真參加過。
這回八週年的活動,不僅有對抗賽,還有滿時禮。顯然是清書櫃的大好時機,每天讀半小時也好。
開始後忍不住經常確認排名,完全就是看得見的「不進則退」。有讀名次不一定會向前,但是不讀一定往後退。

深知道理,但是沒有很在乎。結果一個閱讀活動就讓腦內警鈴大作,效果驚人。(執行方面就是另一回事了…)


自從友人們提到薛西斯作品裡的男性通常頗悲慘,之前完全沒感覺的我變得在意起來。
所以這回看《托生蓮》一直很注意男角們的動向(到底),結論是差不多慘。(無意義的認真想了死者男女比)
老實說《托生蓮》若不是薛西斯的作品,大概永遠不會找來看。中國玄幻風格好像是很難踏進去的領域。結果與想像不大一樣,腦內出現的影像是兒時看的古風奇幻劇集,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種,或是90年代末、00年代初的台語劇,每集半小時,放在六點半播不錯。

雖然開場俏皮,總覺得擋不住謎團和眾多不確定營造的憂傷氣氛。
不知道閱讀時是不是有下意識逃避沉重感,途中有稍稍談到能聯想的內容,馬上就會跳出去。當出現解說「三毒」的句子時,直接想到椎名林檎的〈雞與蛇與豬〉;出現「太乙真人」和「哪吒」兩個關鍵字,幽幽浮現動畫《哪吒鬧海》的自刎鏡頭。

欸,聽起來好像沒有比較好?

實際上認為角色本身就分擔不少悲痛的情緒,以至於不管是在閱讀中還是讀後,心情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有很多能夠分心的材料,可能是作者的體貼(更可能是我想太多)。腳踏車的事真的好讓人傷心呀,是被偷過的人都能感受到的痛吧,嗚嗚。

《托生蓮》,薛西斯著。(20201017)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