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不要翻垃圾桶,硬是回收可能有危險。(下)

起因是 Joey(TheAnimeMan)的某個 QA 影片。
觀眾問想看到哪部作品動畫化,印象中的回答是:有很多。他覺得 Filthy Frank 動畫化應該頗有趣。

Filthy Frank 是創作歌手 Joji 過去在 YouTube 創造的喜劇角色。
剛好最近在聽 Joji 的新專輯《Nectar》,或許正是時候多知道一點他過去的經歷。
在這之前只知道 Filthy Frank 和 Pink Guy,還有些不定時出現的配角為題的喜劇。風格怪誕、猥瑣、激進,日式喜劇的醜怪表情和無厘頭,搭上美式諷刺和充滿性、食物和屎尿的髒笑點。
實在不是我喜歡或因此發笑的類型。不過對比他的音樂和其他才華,彰顯豐富多元的面相。

幾篇以音樂為主的介紹和報導,說起從網路紅人到音樂創作的路上,像是種鬼才式的自由變換。依循文章找到的內容,稍稍潛入一些,多看幾支過去的喜劇短片,發現和想像的不太一樣。
例如,就算現在是位創作歌手,使用不同的名義進行活動,然而過去差異極大的形象還是如影隨形。

由於錯誤的資訊,把已經刪去的影片〈FILTHY FRANK EXPOSES HIMSELF〉找來看。
以為是和角色告別,實際上只是告知。雖然身心狀態讓人擔心,不過能普通的出現在鏡頭前做短劇應該還好,尤其從「不錯的髮型」和「該剪頭髮」的台詞設計能看出幕後拍攝相關的小巧思,覺得很可愛也很有趣。

看網路的討論,有人說當時很多人不能接受 George aka Joji 的自我揭露,無法諒解他這麼做,批評的聲音太多,迫使他最終刪除這支影片。聽起來是最典型的粉絲推想,反正也看不到當時的留言欄了。但是能明確得知這支影片並非發表於 Joji 逐漸將事業重心完全轉向音樂的2017年。實際上,Filthy Frank 的頻道最終以戲劇呈現的方式和角色身分與觀眾說再見。

嗯…… 所以沒什麼問題,就像網路報導寫得那樣,是轉換自如的才子。目前在音樂圈如魚得水。

畢竟是紅極一時的人物(角色),有許多相關的剖析影片。無論是為何觀眾對 Joji 和 Filthy Frank 直到喜劇系列結束兩年後的今日,還是有強烈連結,或是荒謬的誇張喜劇在那個年代底下的意義及爆紅原因。選擇性的看過部分內容,決定不想知道更多。就是被反覆提起的平台焦點演變,暫時不需要更多的理論。

〈FILTHY FRANK EXPOSES HIMSELF〉的內容,和可能的評論在我腦中發酵。
已經影響到健康狀況,為什麼還要跟觀眾道歉,大可直接休息,等到適合的時候再繼續。對於「彷彿違背觀眾的期待,不得不出來說些什麼的壓力」讓我感到十分鬱悶。聽到不要為他擔心那裡,真的好難過。或許負面效應比想像中大;或許是宣告的時效已過;或許單純感到表達的不夠好,後悔所以刪除。

跑去翻被當成回收物的垃圾,打從開始就不是該做的事。不如看個訪談就好。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