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冷漠城市-勞倫斯.卜洛克

目前卜洛克先生的作品讀到第四本,沒按照順序,因為像我這樣一個貧窮的學生,讀小說都靠圖書館。想起放在家裡那些漫畫和小說,覺得自己好像沒啥說服力。一開始讀的是關於伯尼這個個可愛的賊。伯尼.羅拔登,開舊書店的職業級小偷,他的搭檔卡洛琳.凱瑟,在寵物店工作的女同性戀。

國中的時候就知道卜洛克先生的小說被稱為『冷硬派』,到底所謂的『冷硬派』是指怎麼樣的風格呢?當時的我並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只是想那樣的風格應該不是喜歡赤川次郎的我會喜歡的。『冷硬派』嘛…聽起來就是有點殘酷又無趣的東西。雖然我愛看推理小說,但是我卻是個膽小的人,必須要說的是,我總要跟別人解釋喜歡讀推理小說和膽子大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對於充滿幻想的少女時代,似乎赤川氏那種小說比較適合。當然經典不應該被遺忘,只是我沒有那麼認真,看小說只是消遣。我是這樣說服自己和催眠自己不要去管那些所謂的經典,就算到了現在,對於范達因的小說我還是多少有點恐懼,這是位大師啊!

讀了可愛的賊系列,一掃我多年來對於『冷硬派』的陰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齡的增長,總覺得這部作品裡面的角色都十分有趣,對話也是幽默又諷刺,標準的社會風格的推理小說。但是當我看了馬修.史卡德系列的其中一本之後,我的心都碎了…我的意思是:這和我當時所想的『社會冷硬派推理小說』不謀而和。不…,應該說是,的確就是這種感覺,兇手可能是個神經病或瘋子,找不到所謂的太過於賺人熱淚的殺人動機,收賄的警察和漫不經心的偵探,無奈的人際關係和一個疏離的城市。小說,是寫的很好看也很精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寫的太好,或是我太過於融入其中了…想哭又哭不出來的感覺大概就是指這樣子的狀態。嘆息,無奈,成人世界,人際關係,用金錢填補的關心和感情,和那種東洋理想式的推理小說真的差很多。

嗯…應該是說國情不同吧…環境的影響比想像中的還大。不是福爾摩斯或是瑪波小姐,就連昆恩也不同,雖然他也是美國人。以前看到的偵探都是完美的,而又或許不是那麼完美,但解謎時帥氣或是和藹的模樣總是吸引人的。他們沒有這樣的魅力,尤其是卜洛克筆下的酒鬼史卡德,他是個普通人,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只是他似乎有某種面對自己的勇氣,所以生活跟我們不同。綾辻行人館系列的偵探也是屬於這個類型吧!這是就我記憶所及,但是還是強調了他身為一位偵探的魅力在哪裡。如果真的要比較的話,可能漫畫《偵探物語》適合-多了推理小說該有的謎題的話。現在公視播出的電視劇版可能更像,經過編劇的重新改編之後,呈現出來的就很類似這種所謂的『冷硬派』的偵探。

史卡德系列的《黑暗之刺》(A Stab in the Dark)才看了幾頁,就著實讓我想到探索頻道『重案夜現場』那一類的節目。老實說,我是蠻喜歡的…也有點像美國的警探影集,不,就是那種感覺,同個調調。只是小說更加的冷清寂靜,因為影片需要張力和衝擊力,緊張和速度。如果要說哪本小說具備這種感覺,最近的作品裡面,我會毫不猶豫的舉《達文西密碼》當作例子。當然,大部分的小說都不是那麼好萊塢,重點在於整體氣氛的營造…循序漸進的…是的,循序漸進的,我喜歡這個詞。

和此類風格完全相反的漫畫《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最近要重出江湖了。剛好就在我的推理小說瘋回來的時刻…今天在書店看到海報的時候,我高興到只差沒有當場把海報撕下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