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栖川有栖《幻想運河》

============================
關→麻藥,暈眩;藝術家。大阪/阿姆斯特丹,分屍,自殺。薔  
於 薇.ummagumma.盆栽聚會。移動遊樂園;愛麗絲  
和雙胞胎,姊(兄)妹。頭顱。一又六分之一。拉麵&親子  
丼,>藍月@蕭邦奏鳴曲:流浪旅行者;幻想昏迷,殉道者→真
============================ 相

《幻想運河》看起來是個夢幻的標題啊~
有栖川老師的作品雖然稱不上是過度的輕鬆,但總會有些讓人會心一笑的幽默。描述日本的波西米亞人流浪的背景,不知不覺就陷入了被蒙上一層薄紗似的藝術家的哀愁。

之前讀了丹.布朗的《數位密碼》重要的關鍵人物是日本人,感覺起來就是有好萊塢電影那般的亞洲人印象,聰明的頭腦和堅持自我「善」的擇善固執的態度,太像變得很難想像…;同樣,在《幻想運河》看到日本人所寫的歐洲人,不知怎麼回事,我的腦袋裡就是無法出現歐洲警官的形象…。相較之下,森老師的《詩般的殺意》中的中國人很容易就浮現在我的腦袋中;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樣子出現在小說之中,不知道為什麼,對我來說總是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情感的描述多過於案件解謎的相關文字,使得這部作品的哀傷超越了僅僅為被害者和加害者動機而難過,很習慣在閱讀推理小說時看清它的來龍去脈,卻忘了情感文字背後的意義。
利用破碎的時間看完這個作品的我,才剛看完就又想從頭看一次了。像時雨澤老師的《奇諾之旅》把後段置前的做法一樣,讓人不禁想要再翻一次。對於《幻想運河》,這樣的想法更是強烈。

不覺得自己讀了一本推理小說,該怎麼說呢?從某個角度看比較像驚悚小說;描寫奇怪人格的那種,又是麻藥聚會又是科幻情節的,文字的遊戲,帶領讀者進入到男主角飄飄然的迷幻世界當中。一連串讀的小說都是嚴守所謂『小說格式』的作品(清涼院流水的小說好像不是,不過排除出場人物像漫畫似的這一點,情節的規劃其實是漫平順的→出乎意料的劇情不算)這種有點脫離原來的模式的小說開始讀的時候有些不習慣,有種來自生理上的排斥(很詭異的)

不過,讀著讀著,就越是進入狀況了。昨天晚上蚊子嗡嗡的讓我睡不著,不甘願的從床上爬起來,開了電腦,播放著音樂,抓起了小說,就在時間流逝中讀完了它。

大概是閱讀的時間使然,我突然想到朱少麟的《傷心咖啡店之歌》
記憶中那種揮之不去如煙霧般的哀愁,恰恰與其相似。

慶祝會持續至午夜過後。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