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周密的人性邏輯-讀《嫌疑犯X的獻身》

果然,最純粹的愛情並非出自真心的甜言蜜語或是黏膩的頻繁來往,但也不能說是完全無私的奉獻,因為到了最後,所有的人並不一定有辦法或是接受如此的愛情。

邏輯是清晰明確,完美的邏輯是不可攻破的;但是人心和人性卻是相對於這個世界的其他人,因為和別人不同,所以才能稱呼為「自己」的原因,而我就是我,不同的想法、態度創造出私有的個人。個人依照整個世界的大邏輯行事,創造出一個完美且龐大的機具,但人終究不是機械,七情六慾和倫理道德都會讓我們顯現出與大邏輯之下相違背的地方。也正因為如此而難以捉摸,「想是這樣想,我也知道呀,按理來講是這樣沒錯,可是我…」這樣的發言不是經常聽見嗎?

※以下內容涉及謎底,尚未閱讀此作品者勿入。

在案件當中,人細膩的情感表現縱使不能成為呈堂證供,但是牢不可破的犯案手法就隱藏在這些情緒的表現背後。《嫌疑犯X的獻身》要說的不是那種犯人臉部表情和行為的不安,那種不安感已經被完全刪去,剩下的是無法示人的細膩心思。
最令人印象深刻和動容的,並不純粹只是石神站出來替花岡母女脫罪或是演變成最後的自首,那些像是看慣的愛情犧牲情節,而那句希望靖子幸福的話,和最後靖子的作為才是高潮。人性呀,是難以被劃歸,創造公式,推演計算的。

讀東野圭吾的長篇小說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事件到最後都解決了,看起來也有個圓滿的結局,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股說不出的惆悵感,「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笑)」友人如是說。然而,這本《嫌疑犯X的獻身》的那份悵然的感覺並不出現在結局(個人認為從某些角度看是完美大結局,人可能完全的奉獻,有點私心但不是純粹的私利,真是人性漂亮的表現。)而是在其他角色的對話之中。
遊走在自己扮演的角色,草薙尤其明顯,警察抑或是湯川的好友,這兩個角色決定了他對事件的態度和行為。湯川則夾在法律的正義和過往好友的純粹為愛的奉獻之中。花岡靖子面對兩個皆是真心愛他的人的抉擇,他的女兒美里則因為受不了犯罪感的壓迫而發生了自殺的行為。相較之下,石神完全的一意孤行,為他的純愛奉獻了所有。或許也因為這樣,他對人性的預測產生了錯誤…。

可能,愛情的極端表現,並不是為愛人犧牲生命不顧一切,就只為了跟對方在一起,而是像這樣用盡一切方法,已經不覺得有什麼要被思考的情況下,
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東野圭吾著,劉子倩譯,《嫌疑犯X的獻身》,台北:獨步文化,2006。

相關文章:
邏輯的盡頭、純愛的神話——東野圭吾《嫌疑犯X的獻身》/遊唱(連結已失效)
《嫌疑犯X的獻身》書後/余小芳的推理隨文(連結已失效)
[心得] 東野圭吾-嫌疑犯X的獻身(未讀可入)/siedust

小記:因為這本書的獲獎連連,當譯本出現的時候同好們迫不及待的與我分享,原本也想在第一時刻讀完的我,卻因為書皮上的文案而卻步了,原因是-「愛情,是最大的迷團」,想到就覺得有點難以下嚥,私心的排斥大份量描繪愛情的故事。
一直到最近,看到許多網友寫的心得文章,好評連連,才又股起翻閱的勇氣。隨意翻了兩三頁,支持我看下去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湯川"和"草薙”這兩個名字;自從讀完我的第一本東野圭吾《偵探伽利略》之後,就一直期待這個組合再度出現。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