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有邏輯推理無法得到的樂趣《戀戀蓮步的演練》

森博嗣著,楊明綺譯,《戀戀蓮步的演練─瀨在丸紅子之V系列06》,台北:尖端,2007。

「就是ante merid啊。」練無一臉認真地回答。「ante是before的意思,merid指的是子午線。PM的P就是post,應該是拉丁文after的意思吧。」(281頁)

瀨在丸紅子V系列的角色設定中,實在令人無法忽略的小鳥遊練無,我好像很自以為是的把他當作主角之一了。其實真要那麼說也沒錯,小鳥遊的確是主要的角色,但是真的要說到主角應該是紅子和保呂草。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原因在於這些主要角色的戲份分配上,其實每個人平均起來都差不多。
雖然說是保呂草用第三人稱寫的故事,但是在描繪某人的內心狀態的時候卻有一種回歸第一人稱狀態的錯覺。

小說一開始是一個浪漫的一見鍾情故事,像春天小花盛開的圓舞曲,可能有嗅到一點不自然和過去的猜疑,但看起來一切都可以拋諸腦後,享受這個甜蜜的愛情。就算是女孩子大笛小姐和紅子成了好朋友,也不覺得有什麼怪異的事情會發生,反而覺得是一個古典美女和一個現代美女優雅的下午茶,想起來就覺得飄飄然(笑)。

真正發生大事,已經來到了小說後半段。

祖父江小姐這次的出場實在太華麗了(拇指)
祖父江七夏這個角色實在無法討我歡心(喂),覺得他是個不夠坦率的人。雖然真是這樣沒錯,不過這次的表現也真夠可愛的,尤其是和林刑警通電話的那一段,簡直就像熱戀中的小女人面對冷靜理性的男友的那般表現,只是短短的電話對話,不過實在太傳神了。很像偶像劇裡面把畫面分割成兩邊的場景。經過這一集,我認真的覺得祖父江是個不錯的女刑警,
但是他和紅子一對話,兩個理性聰明的女人就一下子破功了。啊啊~全都把想說的話掛在嘴邊,一點心機也沒有,實在讓人很想摔書…。
是說愛情和忌妒之情會讓人亂了方寸嗎?
關於故事中大笛小姐男朋友的小秘密,一開始大概心裡就有個譜了。雖然猜不出手法,但是微妙的互動還是看的出來。直覺加上小說家使故事發展的方式,如果反著推會比較容易嗎?其實不見得。
事實往往不是靠現有的線索就能得到推理,而是推理"剛好"符合現實。真實就被隱藏在假象底下,啊啊~真是可惡的怪盜(笑),怪盜不會殺人,是個會留下一堆謎團的小偷。留下可能只有讀者知道的實際狀況,這是單純只有推理所無法得到的樂趣。

這個…V系列應該是怪盜系列(不是)。

這本《戀戀蓮步的演練》雖然是接續《魔劍天翔》的作品,但因為陳述的方式避開了一些關鍵,所以倒過來看也不會影響樂趣啦。

小記:

  • 文章開頭引的那句話並沒有特殊的意義,只是看到的時候很喜歡,所以就用了。
  • 不知道這本書是什麼時候出的,逛書展的時候才看到它。直式書腰上的文案很有意思「森式推理的戀愛新感受,航行於欺瞞之海的豪華客輪,神秘怪盜大活耀!」如果遮掉第一句的前兩個字,個人覺得活像《名偵探柯南》電影會用的廣告詞。XD
  • 小說看到目前為止,我對V系列主要女角討厭到喜歡的順序是:各務亞樹良(超心機)、祖父江七夏(不坦率)、瀨在丸紅子(摸不著頭緒)、香具山紫子(直率可愛)、小鳥遊練無(不是女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