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初啼》讀後短記

讀到最後的三分之一,習慣的苦惱檢察官和熱血刑警才悄悄的出現在黑色的印刷字體上。
跟這個系列其他作品完全不一樣的開頭,是倒敘的形式,兇手自白的字裡行間卻一直看不到殺人動機,反而像是在敘述一個冗長離奇的故事。那些過去的種種是很引人入勝,而在進入的那一剎那,就又被拉了回來「這是一份兇手動機的自白」。
讀著讀著,雖然不是很能以同理心的態度面對亂倫的問題,卻能理解那種守著秘密的掙扎。

故事牽扯到不少家庭、男女之間的愛恨情仇,而「父親是誰」這種常出現在社會鄉土劇的劇情全都出籠了,雖然相信這本小說絕對不會那麼簡單,還是懷疑小說會怎麼發展下去。
當然事情到了最後並沒有辜負讀者的期望。一個人想歸想,畢竟無法替他人想,也不知道他人心中所想,完成了(沒有圓滿)自己想要執行的事情…。

想的太多,反而忽略了事情可能有的真相。
然而,那種事情會去「相信」自然不會去求證。

只要活在「當下」嗎?這說法指適用於勸那些煩惱太多的人不要再去想,其他的,還是不要太真切的去執行這句話吧。一個會思考的人也很難全盤做到才是。

這是最後一本千草檢察官系列,以後看不到他和大川以及野本三人的新故事,說不失望當然是假的,不過接續著還有很多土屋先生的作品可以讀呢(笑)。話說回來,我幾乎都是在吃完中餐後的點心時間讀土屋先生的小說,然後一口氣看完,不知道是不是故事篇幅的關係而形成的巧合?
就算劇情具有強烈的壓迫感,但土屋先生的小說總是讓我能在輕鬆的狀態下看完,大概就是因為總是會出現「野本刑警的『玉露茶』」這類的笑話吧。

土屋隆夫著,張秋明譯,《不安的初啼》,台北:商周,2005。ISBN 9861245324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