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質烏托邦,伊坂幸太郎《奧杜邦的祈禱》

伊坂幸太郎著,張智淵譯,《奧杜邦的祈禱》,台北:獨步,2006。ISBN 9866954331(070217)

日本仙台的外海有這麼一座島嶼-荻島,島上有會說話的稻草人優午,直腸子的日比野,喪妻失心的畫家園山,好心腸的草薙與百合夫婦,瘸了一條腿的愛鳥人田中,胖到動不了的微笑婦人兔子,神秘少女若葉,美少年殺手櫻,與外界的唯一聯繫人轟,加上初到島上的男主角伊藤。沒有電線竿,沒有貼的到處是的廣告傳單,荻島像某個被時代遺忘的小島,如詩如畫,美麗如人間仙境,有各行各業的人,以物易物的交流著,有維護治安的警察和一意孤行的正義使者,有個永不洩漏天機的智慧先知,有一句流傳已久的話。

伊坂的《奧杜邦的祈禱》讀起來像一部電影。完全沒有章節只有段落,長長的故事一氣喝成。就算角色闡述著過去的歷史,或是想起老人家所說的話,還是一些令人不愉快的過去記憶,以及遠在天邊發生的事情,全都按照順序的被揉在一塊。那些暴戾、殘酷和不忍,夾雜在美好的島嶼生活之中,謎題悄悄的藏在這些島民的生活中。他們所知的歷史貫穿整個島民的思想。暴力的恐慌和前人說過的話,像是好萊塢電影的閃爍畫面,也可以被想像成歐洲電影的時間序改變的感覺。荻島綠茵下的憂愁像宮崎駿的電影,島內隱藏的殘忍虐待和島外正在發生的恐怖事件如同間諜電影裡的邪惡角色,緩緩蠕動著的黑暗。

「櫻在春天盛開,景色變成了粉紅色。漫天飛舞,翩翩飛舞,然後凋零。」(p. 284)

想法太多,下筆的時候卻不知道該怎麼寫。或許這部小說結局所牽扯的,那不可思議的蝴蝶效應令人驚歎。但我覺得更吸引我的是劇情中事件與事件的切換,故事常在現在、過去、上一輩的事情、更久遠以前、其他空間發生的事等狀態下交錯,卻有種不著痕跡的順暢,像電影的敘事,不會讓人覺得錯亂。

關於結局,感動的想哭;關於優午的誕生,難過的想哭;關於櫻的種種事件,不明的悵然;關於靜香即將要達成的夢想,感動的鼻酸;伊藤過世的祖母,像個溫柔的老人守護著現在的他。《奧杜邦的祈禱》裡其實參雜著許多小故事,沒有太多的高潮起伏,如一般人的人生,卻是指像結局的每一個關鍵,結局,是再加上主軸時空中的事件發生的卡榫結合而成。

小說中提到了一隻會因為天氣而爬上樹的貓,和部落格小東西「溫度貓」有異曲同工之妙。(隨著當地氣溫變化睡姿的貓。感謝路那,這是從他那裡看到的東西:))

《奧杜邦的祈禱》中發現了不少個人閱讀經驗中的影子。像是昆恩的《然後在第八天》、歐威爾的《一九八四》、安東尼‧伯吉斯的《發條橘子》,電影《死魂曲》等,或許聽起來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作品也因為某種私人的閱讀經驗(閱讀的背景或得到的影響等等)而覺得大有關係。好像越來越明白伊坂小說的定位為何不很明確。

小記:這是我的第三本伊坂。啊,開始有迷上他的感覺了(笑)。小說讀到最後真的超級感動,原來那個「島上沒有的東西」竟然是那麼的簡單,純粹是感受上的,而非物質性的。小說裡的幾個故事,只要想起來都會讓人覺得鼻酸,伊坂的這一劑強藥真是恐怖。趁著除夕吃年夜飯之前一口氣看完,也不知道心情到底是沉重還是怎樣,明明大過年的卻有種悶悶的感覺。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