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美幸《最初物語》

宮部美幸著,茂呂美耶譯,《最初物語》,台北:獨步,2007。(070303)

(前略)總而言之,所以就接著看第二本《最初物語》。
同樣是茂七系列,但是與《本所深川詭怪傳說》不同的是,這次的七個故事中,除了最後一篇的〈系吉的戀情〉以外,其他的都是以捕吏茂七為主角。也因為如此,才對「捕吏」這個職稱比較了解,原來捕吏其實不過像是類似警察單位給予准許證的民間代理警察一類的職務。自然他的幫手也不是固定支薪的,比較算是調查事件的有利夥伴。

〈阿勢兇殺案〉和〈銀魚的眼睛〉查案推理的味道比較重,因為時代背景,科學辦案的種種影響因素不在考慮範圍,從某些點來看,似乎更能增加查案者所思考的線路。在〈銀魚的眼睛〉這篇中發現,原來不敢吃這種小魚害怕他的眼睛這種人果然不少。(之前朋友跟我提及這個原因,內心只覺得有些好笑,以為他只是不愛吃這口味,隨便說個惡搞的理由)
〈千兩鰹魚〉的故事中,我一直以為茂七嚴厲的說法是伊勢屋打算搶回孩子,不過事情好像不是如此,從《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到《最初物語》的故事中,好像對有錢人都很嚴厲呀。不過也的確,有錢人以為施捨就是給予幫助這種想法在某種意義底下是想太少了。
〈太郎柿次郎柿〉這篇還蠻哀傷的,當故事裡頭的案件已經結案了,我竟然沒發現已經結束了,這絕對是看太多峰迴路轉,故事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真兇是誰的推理小說給洗腦了。啊啊~其實現實生活的刑案的確有些就是明明白白的。〈凍月〉描寫的是菜鳥老闆松太郎和癡情下女阿里的故事,與其說是個完整的故事卻比較像是主幹劇情的過場(笑)
剛才說到有錢人的自我中心還有「有錢就是大爺」這種不可取的心態在〈遺恨櫻〉中表露無疑,也不能說他們是什麼惡人,但是那種世界以我為中心的想法真的很欠打。至於最後一篇〈系吉的戀情〉比較像是番外篇。結局蠻令人驚恐的,不過系吉要跟那女孩在一起還是有機會的啦(謎)事實給他對她的愛的打擊到底如何,作者好像也沒特別交代就是。

這次的故事除了茂七頭子、頭子娘、系吉和權三這幾個固定會出場的角色,還有角頭勝藏、通靈童子日道和神秘的賣豆皮壽司的攤販老闆,這些角色的出現使得系列作品的可看性和期待指數又升高了,這些角色看起來都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尤其是豆皮壽司老闆,太詭異了。撇開他的真實身分和他真正想做的事不談,他開的店賣的東西會不會太多樣了!(其實是HERO裡面那個什麼都賣的酒吧(誤))簡直就像是有季節菜單的高級飲食店。而且他的手藝被茂七形容的好棒,害我讀到一半的時候超想殺到市區的平價壽司店點個一盤豆皮壽司再來一碗味增湯。啊啊,真可惡,好想吃日式料理。

在日本風味濃厚的時代小說中,常常會看到女人的纖弱和可悲,或是強韌、機伶的女性讓想要投機的男性被整的哇哇叫。可不知為何,這幾篇小說讀來總有種「身為男性的悲哀」,被抓去入贅大戶人家或是商家似乎都是好事,從來沒聽說那小姐到底是長啥模樣,個性如何。女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想要的愛情固然痛苦,但是男人似乎也不好當呀,再怎麼說,如果出了什麼麻煩,自己的妻子才是這家人真正的女兒,其他家人都會護著妻子這邊吧,想起來還真是辛苦這些看似被"提拔、選中"的男人呀。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