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由虛構捕捉的真實(及其失敗)」座談,筆記…。

必需要說的是,這像是個邀請,邀請我們成為一個寫作者,
(這是一個哲學的邀請)

淑雯老師說他不覺得對別人的故事擁有所有權,就算發生那個故事的當下他也在場。寫出來算不算帶走某個部分的所有權呢?我不知道。反正就寫吧!創作的狀態像是一種「擁有才華」的轉換,作品的產生是自我與自我轉換的過程,新的辭彙是才華到創作間消失的環節。

小說。

虛構介入了現實。到喜歡的人的房間是個決定性的時刻,看他的書架、看他讀的書、看他讀的那些虛構的故事,我們從這個人閱讀的虛構來了解他的真實。你知道一間鬧鬼的屋子,無論害怕與否,你似乎遇見了傳說中的鬼魂,但當你發現那個是人不是鬼的時候,你多希望遇見的真的是鬼。(可讀《巴別塔之犬》)精神病患談的一場單方面虛構出來的戀愛,但當下他以為那個人真的跟他陷入熱戀了,過了幾年,當他的精神狀況好轉,再回想起來,或許知道那是假的,但那可能是他這輩子一個愛情的高峰。

通過小說召喚他人的經驗。(與讀者的對談和互動。真假有別、經驗有別、故事分享)
小說家,「靠謊言維生的人」(大江健三郎《憂容童子》)。
作者的名字,才華的象徵。(筆名的重要與否)
寫作者永遠處在一個後設的狀態,將外在接觸到的世界轉化成一個劇場空間。

自我對夢境擁有一種任意的解釋,是自我對夢境的專斷。
虛構與現實的關係,可能性和不可能性或同一回事,形成一個美學空間。

這是個邀請,而非較量。
書寫是寫作者的激情狀態。

(私人的部分整理中,尚未結束。)

《哀豔是童年》
主講人:胡淑雯
與談人:楊凱麟
講 題:那些由虛構捕捉的真實(及其失敗)
時 間:96/05/01 PM 6:00-8:30
地 點:NSYSU文學院 R208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