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酒吧閒聊囉!有栖川有栖《山伏地藏坊的放浪》

有栖川有栖著,麥盧寶全譯,《山伏地藏坊的放浪》,台北:小知堂,2007。(070509)

「那是什麼樣的事件,請說給我們聽。」(p. 116)

在每個固定的時間,同一個地點的那家酒吧裡,我和大家聚在一起,等著地藏坊的到來,準備聽他帶來的故事。一樣的Dunhill,一樣的「浪人之夢」,再來一個每週不同的新鮮推理事件。

《山伏地藏坊的放浪》以一種類似短篇推理漫畫系列的人物架構來敘述他的小說。鮮明的人物外表和個性,印象大過於他們的名字,每個人做出的推理也都符合其性格。酒吧的空間給人一種劇場式的感覺。你可以想像,哪些人總是在吧台前坐著,而哪些是站著,有著怎麼樣的姿勢,還有吧台內酒保的打扮,大家聽故事時專注的模樣和一些會有的小動作。

書名呈現出很有趣的狀態。既然是說故事的地藏坊所經歷的事情,那為何不叫「奇遇」、「經歷」等,這類的字眼,反而使用了「放浪」這個詞。也許如同青野所說,他的那些遭遇或許不過只是虛構,為了完成一個推理劇情的故事,引發大家的興趣。像是在〈崖上的教主〉的小說最尾,突然有種被耍的感覺。其實在每個故事之中都不難發現一些幾乎是不符合常理的狀態,但基於是推理故事,所以就算了,這也許是推理小說裡透過虛構才能給出的強度中,一個刻意露餡的情況,為的是營造出某種既定模式該有的素材。

地藏坊的奇遇-(p. 14)

故事開頭的方式,讓我想到夢枕貘的《陰陽師》系列作品。博雅會跟著晴明到處跑,查看靈異事件,總是以「走吧,那就走吧。」然後就一同出門的劇情,做為主軸劇情的開展,以揭發出重要的事件和遭遇。本身山伏這樣的角色就有一種鄉野的味道,加上事件的怪異和奇妙性,使得《山伏地藏坊的放浪》這本時空背景放在現代酒吧中的小說,成為一種類似鄉野蒐奇的小說形式,其間有種微妙的折衷和不一致的特殊感受。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