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奇術故事,夢枕貘《陰陽師-瀧夜叉姬》

夢枕貘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龍夜叉姬》(上.下),台北:謬思,2007。(070530)

就像《一千零一夜》裡那個機伶的宰相女兒懂得以說故事來延緩自己的死期,證明了故事本身的魅力。夢枕貘的陰陽師系列也有相同的吸引力。沒有華麗的詞藻和細部的描述(甚至是精簡到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對話,讀者一半是先知先覺的晴明,一半是純真感性的博雅),在殘酷的故事中並不覺得恐怖(也許,每個篇章的插圖有沖淡妖鬼嚇人外型的作用),反而引人入勝想知道接下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保留了故事本身所要展現的特色。像童話般無須贅述直接帶領孩童進入奇幻的世界。

「蝴蝶飛著。」道滿說。
「很美的蝴蝶。」
「是。」
「我抓其中一隻送你。」
「抓?」
「你看著。」(上.p. 103)

《陰陽師-瀧夜叉姬》如同以往的陰陽師系列作品,揉合了幻想、史實以及過往的鄉野傳奇的殘篇。故事本身是相當駭人的,先從小的事件開始,惡靈的侵擾,詭異的夜訪,莫名的巧合,發展成需要動用到四人(或是加上博雅五人)聯手才能擊破的最終事實。串聯的每個事件可以當成一個小故事,小故事中的某些關鍵又串聯指出事情背後的真實面貌,二十年的時間,封印的傳說再度復活。現在,十九年前,二十年前,二十五年前,一年前,不同的時空在每個章節中轉換。(故事中的)歷史陳述,奇異事件的說明,故事中本身的傳奇像是事實般成為找出下一個真相的要素。

不同於短篇的故事,晴明和博雅的關係似乎更像偵探和助手的關係。博雅的一些無心之詞帶給陰陽師的靈感是連他自己都無法知道的,正因為這種直線思考的天真,徹底的擊垮人的險惡複雜的心思。(關於晴明與博雅,私心的喜歡siedust寫的這篇〈[小說] 相知相惜,唯心而已-我看《陰陽師》的晴明與博雅〉,有興趣的人可以讀讀)道滿一貫的隨性所致也讓事件的發展更加的不可知。

「可是,這世界上也有像我這樣的人,要多花一點時間才能理解那所謂對的事。」(下.p. 206)

故事要說的有趣,就是讓劇中主要角色去解開不可知的人、事、物,背後所隱藏的真相或目的。透過角色的身體和眼讓讀者(或聽者)讚嘆其不可思議,感受到意外性。陰陽師的故事不是(與讀者的)鬥智故事,反而是要透過(角色們的)鬥法來展現故事的趣味和緊張,稍微轉一下腦筋即可和劇中角色達到一樣的理解狀態。但要如何處理?這就是讀故事的樂趣所在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