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奇殺人大蒐祕!我孫子武丸《殺戮之病》

標題是騙人的(笑),純粹用來模糊焦點。
看著剛入手的新書們,很順手的就先拿起了我孫子的這本。雖然可能無法使用「期待以久」來形容我對這位作家作品的感受,不過,當自從我看過「這隻貓」就決定一定要來讀讀他的作品,畢竟那隻貓實在是太有趣也太可愛了。(完全和小說沒有必然的關聯)總之,當得知《殺戮之病》要中文化…欸,不是,是出版「中譯」本時,就十分期待能夠閱讀到這本小說。

我孫子武丸著,杜信彰譯,《殺戮之病》,台北:獨步,2007。(070618)

可能是因為之前看了幾篇無雷的討論和文章,多少知道一些內容,所以讀到最後,震驚感並沒有很強烈。不過也有可能是看過類似方法鋪陳的作品,結果一開始看到是那樣的寫作方式,不免就變得比較神經質,開始注意每個可能的細節;諸如時間序,目擊者的言詞等。(慢著,剛剛不應該寫到一半去看討論串的,看過各個大手由不同角度切入的感想,結果現在心得完全寫不出來了,囧。)以小說的前半部來說,描寫獵奇殺人的手法和方式很難不引起讀這的注意,使其成為本書關注的焦點之一,只是故事越到後面,故事的另一份重要配菜出現了,閱讀的感受開始有不一樣的轉向。雖名為殺戮之病,但獵奇殺人的部分不過是口味較重的調味料罷了。

小說一開始的引言,簡單的給出書名以及內文接下來要述說的故事。只是讓我比較好奇的是在每一章的開頭所引用《神譜》的節錄,到底要指涉或說明的是什麼,這點讓我有些不清楚。猜想是透過世界創生擬人狀態的故事來對應到性的原始性,和暴力性。

我不知道如果給出「平實」這兩個字,會不會太小看這部作品。實際上,閱讀的時候覺得非常精采,一直一直想要繼續看下去。不過,我想說的意思是,《殺戮之病》像是相關類型作品的典範之作。不管是劇情的描述,還是恐怖詭譎氣氛的營造,我孫子都製造的相當成功。感覺這些恐怖的因素被摻到血液裡猛烈的搖晃。而且也因為合理性解釋的出現,使得兇手的角色並非一個難以理解,純粹的變態。
來說點沒營養的發想…。

「我姓蒲生,叫蒲生稔。別看我這樣,在大學可是專攻哲學的呢。」(p. 145)

這句絕對是笑點!(認真)讓我想到之前我們幾個女生在跟學長閒聊的時候,說到在酒吧裡,「理論性的知識到底有沒有把妹功效?」的話題。學長說:「如果有人在酒吧裡跟你大聊康德,你會對那個男人有興趣嗎?」(反詰語氣的)別傻了,這招沒效啦。所以,就算那麼說了,被害者還是根本不想理他…。(以上全錯!XDDD)

相關文章:
殺戮之病/我孫子武丸/路那
(關於雅子這個角色的行為描繪)
[ 殺戮之病 ] 的唯一破綻與感想– 獵奇犯罪的最高峰 (後面有雷)(連結已失效)(blue網站留言版的討論串,各種心得和其他作品比較)

小記(有暗示謎底):雖然上面的感想都沒提到雅子這個母親角色,但個人認為他除了是誤導讀者的關鍵之外,同時也是另一個神經緊繃的角色,關於此角色的設定完整到幾乎可以寫一篇外傳類型的故事。


您可能也會喜歡…

4 個回應

  1. AKIRA表示:

    嗯…本來打算買的說…萬一又像「剪刀男」那樣結局讓我吐血,我可是會哭的…..

    …..初次見面,我是路人(笑)

  2. 上川森表示:

    可惡,我也想要被騙一下啦!QAQ
    因為在看之前就有被說是用「那個」詭計,
    被騙的快感(?)就沒那麼大了…(遠目)

  3. 赤那表示:

    咦耶,
    可是我看完殺戮之病之後的感想是、
    "馬的我被騙的好爽啊!"
    耶…

  4. 上川森表示:

    喲,AKIRAさん,晚安…(掃地經過):")

    《剪刀男》我沒看過說,所以不知道你說的結局是怎麼回事。(慢著,不准透露結局,我只是還沒看而已。XD)
    不過,《殺戮之病》的結局從某些角度來說也會讓人蠻想吐血(嘔吐?)也蠻想哭的(嚇到?)bb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