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澤保彥《死了七次的男人》(無關書名)

哇喀喀,搞什麼亂七八糟男主角明明就很認真,可是我怎麼可以覺得那麼好笑。呼啊,謝謝作者西澤保彥先生,對不起了,可憐的主人公大庭久太郎(因為書中一直出現的叫法是「Q太郎」,回頭翻才記起這個正確的名字,好吧,他真的蠻無辜的)。

開頭就已經亂來了,可想而知的是接下來會更加的亂來(並沒有)。這種時間回返的故事看多了、聽多了,便好奇它還可以怎麼樣被變化。書啊,電影啊,看得太少,十六歲的男主角讓我想到堂本剛主演的「重返少年時」(誰可以告訴我這部電視劇重點在哪裡嗎?我只記得男主角會一直回到某個時間點,無法將時間繼續延續下去)在《死了七次的男人》中,設定簡單,不以囉哩叭嗦理論一堆的科學角度來看男主角會回返的特殊體質,也沒有像電影《蝴蝶效應》裡過度的牽一髮而動全身,倒比較像是前一檔的《跳躍吧!時空少女》。好啦,好啦,書名有死人,所以當然故事也是要來死一下人的,(什麼亂七八糟、狗屁倒灶、文法不通的鬼話!)總之,「立刻切入重點」一開始就說死掉的是男主角他……阿公。(喂)然後久太郎像個名偵探似的從為了爭奪繼承權的人們中找出動機最強烈又符合其在場的嫌疑犯經過縝密的思考和推理終於在證據的引導下兇手作了自白哇嗚新的高中生名偵探誕生了接下來他會碰到什麼樣的案件和未知的對手呢?老實說,死人的故事應該是沉重的,但因為某種遊戲性的安排,使得整個故事在男主角連續九次的「同一天」當中,感覺是實驗的,相當胡鬧性質的。

什麼?你不相信。那…那請看以下這段引文:

「總之請冷靜!」我負起罪魁禍首的責任,不再繼續旁觀。我也勇敢挑戰,結果,又是兩枚坐墊飛丟了過來。當我再地板上翻滾時,腳還不小心將掛軸給扯了下來。「哇啊!」(p.199)

客廳裡的家族坐墊大混戰!哇嘎,所以我說是亂成一團的大爆笑。……,呃,對不起。很好,我們可以回題了,(但我似乎正打算離題)忽然想起某個相聲段子中提到,人在笑的時候一定是很殘酷的,對不起,我很殘酷…因為看他們為了「小事」而互丟坐墊,真的.太.好.笑.啦!(倒地)好,我好像已經無法回題了…爆囧。

至於結局的部分,(放心,我沒要透露些什麼)男女主角(咦?這人算女主角嗎?)的發展頗浪漫,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這種像是奇幻童話的故事,倒也沒真的老套的「『從此之後,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THE END-」,故事的後續相當有意思,絕對媲美各韓劇、日劇以及台劇的「接下來的日子」。不過,我指的是主軸故事(誤)的部分了。嗯?你說我寫什麼你一頭霧水。(敲頭)快去找這本書來看啦,傻孩子。(被眾人蓋布袋圍毆然後灌水泥被丟到大海之中永不復返,「各位,再會了~,請相信我還有回來的一天,咕嚕咕嚕…。」)

西澤保彥著,凌虛譯,《死了七次的男人》,台北:尖端,2007。(070622)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