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英繽紛的交纏,無器官翻譯機〈烏鴉之城〉

無器官翻譯機〈烏鴉之城〉07/06/20-07/07/01(070702)

剛好接連下嚥的文字都和夢境、現實、虛構以及記憶有關。夢包裹著夢境的題材並不少見,但要把夢寫的像夢,把現實寫的像現實並不容易,反之亦然。〈烏鴉之城〉的層層堆疊,一再的重複彷彿星新一筆下的世界,是預言混攪著科幻的故事。在卷零中的告白,使得一切的夢有跡可循。

喜歡主角突如其來的粗話字眼。跨越在昏暗如夢的低調華麗文字之間他媽的總有些不協調卻又真實到不行的快感。

栞說推理犯罪的東西看太多,書讀到一半就會開始想什麼時候要發生殺人事件,什麼時候又會出現離奇死法的屍體。起初我並不以為然,邊咀嚼著這篇散文式的(科幻)小說,突然有種『[樂園]八成會冒出堆積如山的屍體吧。』之類的奇妙妄想,不得不承認當故事充滿迷幻和現實各半的劇情時,這種沒有道理的想像就會「噗-」的冒出來。

卷一出現墜落,對,又.是.墜.落,似乎像是某種擺脫不了的橋段。曾經讀過名為〈這裡〉的劇本,墜落是死亡前看到的影像,看到的是山茶花,實際上可能是掠過的記憶。(俗稱:在這一剎那,人生如同跑馬燈在我眼前展示。)主角死了嗎?抑或是在夢境擠壓出的空間之中,不妨就順著讀下去吧!結果卷四是真實嗎?或許不過是歪斜掉的平行世界。

印象中有人說過伊坂幸太郎的小說太過於賣弄他的「廣泛興趣」。音樂、電影、小說,他的作品中出現許多「我們知道但不太清楚的東西」,用一種非常熟練的方式隱藏在文字和劇情裡邊。當然,大多數的人(應該是)並不討厭這種感覺,(或許比起森博嗣那種被某些人稱為硬到不行的理科元素還要來的讓人得以接受。)因為是優雅的文藝啊(笑)

只差一點點,差一點點,〈烏鴉之城〉拉成長篇應該有些類似《奧杜邦的祈禱》的調調,就只差那一點點;最後,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卻流不出來的感動。

〈烏鴉之城〉卷零.船與床
卷一.舟與墜落
卷二.床,或軟玉溫香
卷三.樂園的實存機率
卷四.的確實存的床

(此小說發表於作者部落格:Traveler of Silence)

小記:本作尚未完結,預計共十卷。


您可能也會喜歡…

8 個回應

  1. 上川森表示:

    請先告知墓園所在(遞)。

  2. 無器官翻譯機表示:

    掃墓請記得帶肯德基。

  3. 上川森表示:

    保重,我會記得不去探病的。

  4. 無器官翻譯機表示:

    一直沒有正常過。

  5. 上川森表示:

    嘖嘖,您病的不輕啊。

  6. 無器官翻譯機表示:

    我是西貝文青,它媽的。

  7. 曾宅南表示:

    晚點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