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構可能的隱憂,Michael Crichton《NEXT危基當前》

中學時代在補習班的課堂上,老師除了教導學生演算和記憶的口訣,總要多講幾個笑話或和學習內容相關的題外話才能引起學生的注意。印象中有一位教授理化的補習班老師曾經在課堂上說到半人半動物的基因操控的失敗實驗品,是目的要成為新種兵器的失敗品,他們遊走在人跡罕至的海邊,嚇到了幾個無意間經過的人們。當時聽到這個故事,是一半的恐懼、一半的憐憫;長大之後再查找這類的故事發現其實是類似都市傳說的流言,對這類事件的害怕心情就被暫時擱在一旁。《危基當前》讀到一半,對於這個故事的記憶又浮現出來,雖然這只是本小說,內容的重點也不在此,但是對於「當前」所展現出來的真實性可是相當使人信服的高。

對於生物科技的發展,一如不在某個專業領域就不知其一二的狀態,完全不曉得現今的技術已經發展到哪裡了。一般人能透過科普雜誌或是媒體報導來得知消息,然而那只是片面的,更糟糕的是一些誤解和誤報。《危基當前》不僅僅以各個分之的方式敘述故事,更在中間穿插如同剪報的文字。代表在故事的事件之後或是在報導之後所引發的效應和對於故事中角色的影響。在某些片段中,我們可以發現媒體是極其容易操弄的,雖然在現實的狀況下無須贅言,無聊的八卦可能無傷大雅,但關於學術性的知識,在這裡也變得像是商品一樣被哄抬和操作。十幾年前,當複製技術和基因解碼的消息傳開時,天真的孩童們認為這是某種未來的展望和希望,但實際上要克服的事情還有很多,撇開技術的部分不談,倫理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倫理問題不僅是單方面的複製物或基因改良的問題,實際上,我們能在這本小說中讀到的,牽涉到法律的判準問題。

雖然只是一部小說,但卻巨細靡遺的去闡述當今基因科技下可能產生的問題。運用虛構的故事和現階段技術達到的狀態揉合彙整,是種比近未來再更進一步人們可能即將面對的種種,如同原書名《NEXT》,不是看不見的「未來」而是即將面對的「接下來」,似乎只能看到新聞記者或研發團隊的發言人對於新發現的遠景之外,同時要把不得不去思考的隱憂一併帶入。讀完《危基當前》讓我聯想到的是宮崎駿動畫中的奇幻故事,在《風之谷》及《魔法公主》中,探討人和自然環境的共存問題,劇中所出現的科技狀態都是現今能夠達到的,或甚至已經是過去式,只是在動畫中將自然環境具像化成為奇幻故事。雖然人類科技與自然平衡已經是老問題,很多環境保護也不斷的設法被改善(可是還是阻止不了繼續的破壞),但是當人想要從自然界切割出來,以為能夠脫離自然之外,但因終究屬於自然試圖切斷的同時也就會傷害到自己。這個部份將不是用法律和規定能夠硬是帶走的資產,如果真是那樣,在人的每一部分可以分割的狀態下,那人可能就已經不是人了。

小說的開頭和結尾有濃濃的好萊塢電影味,不過中間分成好幾個支線來說故事,而且這些開頭可能都很平凡卻能勾起適度的閱讀興趣,讓人看一本小說就能同時期待很多個故事的結局。雖然有些部分讓人覺得過度巧合,但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週遭啊,相近的人們本來就容易聚在一塊,發展出一連串的故事。

(感謝鎮長大人及遠流齊小姐070718)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