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巧的偵探趣味,Agatha Christie《捕鼠器》

這是個非常幽默、風趣、不見血的偵探推理小品。
舞台的虛擬魅力是相當奇特的,貌似平面的佈景,透過前後位置的巧妙安插造成一個特殊的空間。對白必定不如日常言語,但卻有真實的感覺;經由不真實的言語(我們知道戲要演的自然並不是像日常對話就好)達到令觀眾身歷其境的效果。

Agatha Christie著,王錫茞譯,《捕鼠器》,台北:台灣商務,2006。ISBN 9570520744(070719)

忘記是誰問過我,因為我說我喜歡具有意外性結局的小說,就被問到:「克莉絲蒂的作品許多都充滿意外性,你印象深刻的是哪幾本?」老毛病,一時又是回答不出來,太多書讓我過目即忘,只有閱讀瞬間的高潮(是說這樣也不錯,能有再次閱讀的樂趣),但我想我不會忘記這本《捕鼠器》雖然他的意外性算是比較老招,但是劇本的形式呈現出來的感覺,讓人想進劇場一探究竟,想知道演員那一瞬間面對「意外」來臨的表情。所有的揣想都在腦海裡上演著。短小精巧的偵探推理劇的重點應該不是放在推理元素上,而是在於「偵探趣味」;也就是劇場本身所引領的氣氛是要大過於理性思索兇手是何人。不是將觀眾置入一個令人害怕,如同舞台劇情的閉鎖空間,而是某種程度上之於外的,應該這麼說,要的是氛圍感染而非恐怖感的給出。

一個封閉的空間,一群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一樁在內部的謀殺,一個警探的到來,猜忌、不信任,這是暴風雨山莊最簡單的公式。如何在套用這樣簡易公式的狀態下,產生出不老調重彈,但又不過於複雜的舞台故事,我想《捕鼠器》算是個相當成功的模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