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汪汪的解讀觀點,島田莊司《眩暈》

島田莊司著,董炯明譯,《眩暈》,台北:皇冠,2006。ISBN 957332248X(070918)

小說首章的手記就已經弄得我有眩暈的感覺。
本書的重點似乎不在犯罪的案件上,而是文件真實狀況的推理。本來推理就只是按理循線索找出答案,稍微的偏差可能就會造成不同的結果,而推理出的答案一般而言也不可能全部與事實真相相符。古井教授帶來的,陶太的手記,如果我們處在書中角色來觀看這手記,真會覺得像是精神障礙患者所寫出的,意即,站在與古井教授相同觀點的位置。但是以一個脫離書中世界的讀者來說;閱讀小說故事的同時,我們必須某種程度上的「相信」作者所杜撰出的世界,最好的例子就是奇幻小說;如果一個讀者完全不相信有書中的虛構世界存在,那所有角色的互動對他來說就變得毫無意義,因為一切不存在,所以說再多都是空的。因此在閱讀開始之時,讀者認定了陶太的手記是他的經歷所寫成的,而御手洗的「完全符合邏輯」的看法就不那麼難理解了。在小說中對應於讀者所處的「真實世界」,文字所舖敘的皆為「虛構世界」,但在閱讀手記時,如故事中角色般(古井或是石岡)那樣認為其為虛構或是異常的狀態,結果就形成了雙重的虛構。這點很有趣。另一方面,文字的東西在作闡述時,使用各種不同的修飾來敘述自己的感受,也讓真實的事件可能看起來不可思議。或許早在故事的前段,就已經出現推理的不同所帶出的兩種不同的事件發展平面。
回頭看小說本身,除了故事本有的軸線。作者利用陶太的手記將幾個現實給串列起來,公害污染問題,落後城市的風貌和錯覺等等,甚至在石岡游走標本展示廳的片段(腦海裡石岡和關口巽在那個段落重疊),營造出一種令人錯亂的感覺。而不可思議和現實世界不可能的巧合還在後面等著讀者去挖掘和跟隨。

『汪汪汪!』他往上舉拳,向著白煙籠罩的海面發出狗吠。藤谷驚慌失措,以為御手洗出了什麼毛病。接下來的瞬間,又從御手洗的口中爆出連串笑聲。我也被御手洗的異常舉動嚇得心驚膽跳。(p. 289)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原來御手洗系列是有分時期的。只是覺得人本來會成長,角色的轉換不同自然會產生不一樣的狀態,尤其像御手洗這種神經質又纖細脆弱的內心(炸),勢必會有相當大的差異。不過真的讀了《眩暈》才知道御手洗有多麼的怪,之前只覺得他是個愛差遣石岡(是說他是溫吞的好人就是『石岡君,已經有多數讀者對你發卡了喔。』),脾氣不太好的天才;現在覺得他能怪成這樣果然是天才(誤)。正因為有這些讓一般人看起來像是缺點的怪,成為他的註冊商標,或是天才型角色討人喜歡的小汙點(錯)。使得御手洗顯得平易近人,呃…我是說,「不完美才是一種真正的完美。」
或許某種程度上我對御手洗的印象保持在《御手洗潔的問候》一書之中。(因為是第一本啊。)

相關文章:
204 眩暈 島田莊司/微不足道
(巧妙的隱喻)
島田莊司《眩暈》讀後感/927
(過程的重視)

小記:怎麼有用腐讀法的朋友跟我說這本也腐很大,啊啊,被騙了啦(喂)。只有靠肩膀那段讓我覺得可以借題補完,其他的就…。話說,很想親眼見識御手洗先生瘋瘋癲癲的樣子啊。XD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