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暖暖夜話,朱川湊人《花食》

承襲了短篇集《貓頭鷹男》的風格,同樣是短篇合輯的《花食》少了些驚異和毛骨悚然,多了些溫暖和感動。如果被影像化,一定是相當賺人熱淚的溫馨小品。妖精、前世、幽靈,在平凡的七0年代大阪風情街道巷弄間,添增不少色彩,不再是單純的家庭、親情、人與人之間,是從大人的眼,觀看兒時記憶的奇幻之旅。

本書收錄的六個短篇皆是由主角本身成長之後,由成人的口吻來敘述小時後所經歷之奇聞異事,那種「回想起來」的解讀,暗示人無法再回到過去童稚的思考方式,無法再度複製記述。六個故事各有其開展的奇妙之旅,不一定是令人感慨的結局,也不一定是讓人悲傷的結果,收藏著些淡淡的哀愁和些許的溫柔。不過,顯而易見的是,所有的故事皆脫離不了「生、死、性、愛」這四個大主軸。這些事件之於事件的主人翁,對他們來說是這些人生大事的初體驗,進而影響了之後的思考方式與生活。

〈精靈之夜〉放入了種族歧視的問題,透露出兒童對其不解與無法接受的心情。作品中帶入的,關於韓國的習俗和對鬼魂稱呼方式的直接音譯,散發出一種特殊的鄉土氣息,使得托卡比的拜訪,伴隨的非恐懼而是不捨。〈妖精生物〉的前段,當男子所出售的妖精生物交到女主角手上的那一刻,彷彿暗喻對性的理解的初步感知。所謂「正確的飼養方式」以及「能帶來幸福」本身有種如同「性愛的合法性」與「幸福的生活」的相互指涉,飼養與把玩「妖精生物」的一種隱密與羞恥感則更是明顯的對應,由長大成人的女主角去意識到的段落,著實讓人有種深深的感嘆。〈摩訶不思議〉中的勤叔像極了《Keroro軍曹》裡的Joriri,說著孩子聽起來像是人生道理的話語,實際上很可能只是年長的感嘆,或是藉此推託大人也說不清的事情。雖然是靈異事件,故事的最後卻有種意外的笑料。
〈花食〉中的夢境,生與死接連成一個圈圈,因為男主角的行動而使得可能循環的圓圈被解套,畢竟再次的「生」不可能再回到上一次的「死」。故事的另一面,更展現出親情密不可分的動人情感,對家人的記憶,在耳畔回響的話語。〈送終婆〉裡的阿婆讓我想到王小隸執導的動畫長片《魔法阿媽》中的道士阿媽。看似嚴肅恐怖,實際上正是見識了各種不同的死亡心理狀態而比一般人更加纖細敏銳。同時本篇故事也對「言靈」概念做出了註解。〈凍蝶〉有一點點像是《xxxHOLiC》中的某篇故事,只是退去了奇幻成分,取而代之的是兒童所不知的成人世界。離鄉的孤獨,被鎖住的青春美麗,沒有灑狗血式的大風大浪、大哭大鬧,是任何人都可能經歷到的人生插曲,搬家、轉學、離家求學或工作,牽掛和無奈的心情。凍蝶的美好彷彿青澀初(暗)戀的微酸微甜記憶。

私心的說一下,我真的超超超愛這本書。裡頭的每一個故事,都潛藏著一些每個人對童年及青少年時期認知新事物的不安與浮動,雖然帶上了奇幻色彩,卻經由成年人才有的解讀與轉化能力,知曉真實世界的比喻而浮現背後的現實,或許這正是本獻給成人記憶中的往事童話。

(感謝遠流出版公司與友人S071022)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