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共振神經質,勵婕《蓮花》

在旅途中你必須習慣身體伴隨物理空間的移動。內心流動紛繁的意識和景象,卻更感覺到它的內向思省……經常在天還未亮的時刻起床趕路。蒼茫天地之間,星光暗淡,霧氣潮濕,人依舊覺得瑟縮,但必須出發前往下一路。(p. 26)

感覺像是獨自喃喃自語的獨角戲,本以為故事到了最後會告訴我不過是個精神分裂患者的悠長敘事。結果並不是,單純的只是一種源源不絕的表達手法,把讀者思緒的那條線越拉越遠,貫穿男主角善生成長歷程以及年少的記憶。依附在慶昭身上的是內河的故事,是他過度溫柔的神經質,引領著善生的思考方式和作為。於是慶昭扮演類似作者的角度把所有的事件與自白呈現在旅程上,在文字上。像堆疊在一起的牧草,一塊塊的延伸,永無止境的鋪陳屬於他們的故事。

到達西藏墨脫的路途上,路途困難,加上大雨掩蓋了視線和去路,一切都是那麼的辛苦,但透過文字的描寫,我們像是只看見奔流不斷的大水,即將迎接的大空和近在眼前的壯闊景象。追求「那個人」所遺留下來的什麼,是種切不斷的美好情誼才有可能達到的。小說在描寫女性內心相當深刻,很容易產生共鳴,而那種對於情愛執著的神經質或許有些過分和戲劇化,對於年少的內河總是會浮起淺淺的認同,和對他傻瓜般的行為的不捨。可惜的是,雖然閱讀中情境和感動深深的滲透,但後勁卻不足。大概是因為結局太過平凡,反映著真實人生。或許答案不在「這些人怎麼了」而是成長之後面對過往的清澈想法,將堆積已久的苦痛一掃而空。

(感謝遠流出版公司與友人S071030)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