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記憶使者的《記憶屋》

大學生遼一畢業在即,不僅確定工作去向,向女友求婚也獲得同意。看起來前程似錦、幸福洋溢,女友卻在求婚隔日完全喪失關於他的記憶。遍尋不著原因,加上青梅竹馬真希也有類似遭遇,遼一逐漸相信是都市傳說中的「記憶使者」所為。在試圖找回女友記憶的路上,遇見對「記憶使者」傳說充滿興趣的學長高原律師。在有其他證據的支持下,兩人對真相展開追查。

※ 以下劇透。

當所有線索集齊,觀眾可以猜得到「記憶使者」的身分,高原律師因病過世,留下一封信給遼一。本來劇情到了這裡,或許真相如何不重要,線索串聯起來的答案也不一定是正解。到頭來比較像是藉由都市傳說來重新思考「好記憶」、「壞記憶」以及記憶本身的必要性,還有人為什麼需要「消除記憶」。『追尋的過程造就高原律師與遼一這對忘年之交…… 有悲傷、有喜悅,也是重要的記憶哩。』還在感嘆以此收尾好像不錯,沒想到最後還是出現「正確答案」。

查了一下原作是恐怖小說,出現因私心造成可怕事情發生的「記憶使者」似乎是正常的。

除了各種情緒過滿的雨中哭泣外加大音量的澎湃配樂,誇張到尷尬,讓人有點坐不住,始作俑者聲淚俱下地說要懲罰自己,讓我完全無法共感。關於「記憶使者」要承受的苦痛,以及做為普通人的掙扎的描寫太少,有的只是彷彿青春期初戀苦惱各種若有所思的神態。雖說是要製造懸疑感,可能是我過於挑剔,完全沒有被真相的合理性說服。

真希說阿公因癡呆住進安養機構,可是就訪談那段看起來完全沒有跡象。不知道設定何用?是假裝忘記嗎?

再次回想整部電影,除了高原和遼一的友情,還有一個喜歡的點是「記憶使者」像是任意刪去律師助理七海的記憶,卻沒有刪除高原的女兒記憶的設定。小小兩段,讓「記憶使者」充滿「人性」的面向表露無遺。

(20200324, 真善美劇院,感謝友人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