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界共鳴,電影《蜜蜂與遠雷》

閱讀原作的期間和友人聊起。我說以為會花很多篇幅講主要角色過往種種,帶出他們演奏特色,出乎意料並沒有。他說很難想像要怎麼用文字去描寫不同的演奏風格,尤其是比賽。要讓讀者能夠想像,辨別差異,還要不覺得無聊、重複,需要厲害的技巧和文筆。但小說做到了。本來認為改編影視作品,只要找到對的演員和搭配的演奏家,音樂的感覺對了,接下來就沒問題?但是原作的大量文字並不是擺好看的,要怎麼把影響讀者或觀眾情緒的細節塞進兩小時的電影裡,絕對是個挑戰。


「月」的聯彈跟原作曲目不同,少點活潑,多點浪漫,不過氣氛非常好,同樣動人。

總個來說電影普通,有時感到不夠連貫,轉場生硬。但是能感受到編劇兼導演(能被感受到應該算缺點……),努力把原作裡的元素當作角色裏設定透過影像直接呈現出來。加強「遠雷」、「雨聲」與「音樂」的意象連結。或許是為了強調從「沒有退路」轉換到「音樂是快樂,無所不在」,稍稍對角色想法做了些改動,也放進許多戲劇化的表現。電影以亞夜的故事為主軸,放淡風間塵的天才魅力,使其變為相對普通的存在,比較像是感受與聽覺敏銳的奇才。對於其他角色是否透過他的琴聲改變想法或回歸初衷,沒有那麼明確。說到這裡,珍妮佛張變成普通的高傲路人角也有點可惜。

除此之外,專業鋼琴家配奏非常讚,搭配上演員們精湛演出與光影,充分感受到比賽的緊張與彈奏的熱情間的平衡。喜歡在沙灘上嬉鬧的段落,喜歡亞夜解決馬薩爾困境的那段,喜歡高島從日常汲取即興靈感。還有那些老梗但幸福洋溢的美好。

彈奏鋼琴或說音樂,串起過去和未來不盡相同的人們。哪怕是一點點,只要有所重疊,凡人和天才並沒有明確的界線,不如想像遙遠。或許不好理解,但有被觸動的可能性。彈奏的樂音有限,但傳遞的影響穿越時空,近乎無限。

(20200217, 板橋大遠百威秀)



格內相關文章:
格外相關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