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新銳 Ray Chen & NSO



拖了整整一星期終於要來寫 repo,事到如今應該只剩下筆記形式的內容。
很想偷懶不寫,但是想到來聽這場音樂會,80%是為了陳銳,20%是 TwoSet 給的好奇心(雖然很不想承認… 可惡真的因此買票進場看古典樂表演,你們贏了)。在音樂廳裡欣賞職業樂團+獨奏家的演出,似乎是第一次。久違的跟一群人一起看現場,能穿宅T到國家級的演出場地看表演不覺得尷尬就是爽!(多人戰術!)

演出節目分成三個部分:
  • 客家委員會委託製作的《曼聲長引》世界首演。
  • 維尼奧夫斯基: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 柴科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
還有演前導聆。

已經開始才慢慢走過去,實際上沒有聽到太多。但讓我驚訝的是,雖然人多,不過每個人都維持輕聲細語,導聆人的聲音在遠處也能聽得清楚。跟之前去看舞台劇聽導讀的經驗大不同。好想要這種閱聽眾的默契喔。
大外行聽音樂會。想說透過導聆,至少知道作曲的背景故事和作品重點。沒想到分心的新鮮事太多,就在大廳遊蕩和跟朋友閒聊中結束了(爆)。既來之則安之,看某些不熟悉的音樂表演前也沒做功課,還不是被現場的魅力擄獲。應該不需要太擔心。

事後聽常去音樂會的朋友說才知道,衛武營的音樂廳音效非常好。到「買國家音樂廳最貴的票,不如在衛武營買便宜位子搭高鐵南下聽」的程度。一開始就在那麼好的場地聽音樂會,是不是以後都回不去了。

通常來說最貴的位子最好,只是按照平常買票看現場演出的習慣,總有點不安。最後依循看舞台劇的習慣…… 勉強退個兩排,買了一樓第三排中間靠走道(不會買到最貴的位子,經驗上來說,最貴的位子不是個人認為的好位子)。聲音不會大到爆,也能清楚看見樂手們,覺得不錯。

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的音樂會都像這樣,聯合幾個節目演出。
如果說陳銳的獨奏演出是主秀的話,放在前頭的《曼聲長引》有點像是幫大團暖場的演出吧。
由於什麼介紹都沒看,只知道是客委會委託製作,以為會聽到以客家傳統旋律編排的新曲。結果跟想像完全不同!居然!那個!做很多擬聲、沒什麼旋律的曲子,沒想到會在這裡聽到舒適圈的音樂(到底),剛開場就雞皮疙瘩掉滿地。好喜歡啊!可惜收尾有點恐怖,聲音堆疊到幾乎成為巨響噪音,但也聽不出層次或目的,有點好奇作曲家這樣寫的用意。
另外看到目光死去的樂手們也很有趣(喂)。不得不說作為職業樂手,什麼樣的演奏方式都要能勝任才行啊(茶)。
美中不足的是,如果有更自在地聆聽方式就好了。類似的樂曲私心喜歡台上台下分界沒有那麼明顯的場地,最好能搭配酒精飲料,沉浸在聲響之中。

接下來是主秀的部分,陳銳的舞台魅力真的好強大。不管是與首席和指揮的互動,或是演奏本身。炫技的曲子聽起來充滿爽感,外加斷掉弓毛的視覺效果。聽不懂也覺得好好看的程度。
更不用說演出有趣到不行的兩首安可曲。在演出他為澳洲民謠《Waltzing Matilda》寫的小提琴獨奏前,Ray 特別講了曲子的故事(途中還向台下確認用詞是否正確,有夠可愛)。但是因為整個氣氛太歡樂,以至於結局明明是悲劇,觀眾反應卻像聽喜劇,Ray 還得特別強調是個悲傷的故事。另一首安可曲是帕格尼尼隨想曲第21首,他說曲子裡會用到叫做「上行頓弓」(不知道有沒有記錯)的技巧,難度如同用一隻腳跑步,很難所以不會。但是現在練好了,可以在舞台上演出「復仇」…… 應該是「雪恥」吧。就算用錯詞,夠可愛是可以被原諒的!(等等)

上半場結束,下半場第三部分是 NSO 的柴科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
木管樂器的聲音好清晰好好聽,整段演出聽起來非常舒服。
本來很害怕會在這一段睡著,結果完全沒有睏意。現場演奏真的是聽覺享受。當下好想把閱讀器拿出來看小說,超級無敵適合,觀眾席的亮度可以不開背光沒問題。不過左右看看,大家好像頂多看看節目冊,直接拿其他東西拿出來看好像太囂張了。若有機會再看類似的演出,應該一開始就把閱讀器留在大腿上(爆)。

中場廣播特別提到演後會有 Ray 的簽名會。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搶名額,有些觀眾下半場就沒進音樂廳…… 也有人在下半場演出到一半就離席。好不懂喔,怎麼會這樣…… 關於這點跟同行的友人們排在「(沒拿到號碼牌)可能簽不到」的隊伍裡稍稍聊過,但是無論什麼樣的方法,好像都很難防堵這類狀況啊。只能說至少主辦單位有訂出一套簽名規則,並且有好好執行就算及格。
最後看起來沒意外只會簽到有領到號碼牌的觀眾。索性往前移動,至少最後和 Ray 說聲再見。
友人們要給 Ray 的禮物有轉送到他手上,搞定!有近距離看到本人,搞定!有說到再見,搞定!

現在要來為這篇感想筆記匆匆收尾。覺得是非常不錯的體驗,下次看到喜歡的樂曲演出,會想再進音樂廳吧。至少讓我嘗試看看在音樂會上看小說的爽感啊!(喂)


若喜歡以上分享,可依照喜好程度拍手👏我將獲得 LikeCoin 回饋。感謝你!
歡迎使用我的推薦註冊連結(無須付費),詳細請見〈化讚為賞的 LikeCoin

2 則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