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本薰《絃之聖域》,音樂世家的崩毀。



故事由兩個相愛的少年說起,以為情節會由此開展,結果只是在毀壞邊緣看起來最無事的一角。

《絃之聖域》描寫發生在國寶級三味線大師安東宅裡發生的連續殺人案件。不僅死了人,還在準備大師大壽演奏會的節骨眼。詭異的是,不祥的氣氛似乎和死者毫無關係,而是本來就存在在家族中,只是透過來查案的警方人馬,以及神祕的補習班老師伊集院大介,經由外部角色才讓人察覺其怪異之處。

縱使透過文字敘述,描繪出追求異質美麗的狀態,還是檔不住家族裡人與人相處的病態感。
讀完之後,忍不住覺得不自覺的盲目追求單一目標真心可怕,不知不覺就將人導向極端的狀態。為了求得理想的模樣,以為犧牲能換來什麼,其實只是一場空。因為終究逃不出彷若詛咒的想法,看不見值得邁向的新道路。

殺人案的推理,情感推論佔很大部分。查案的警察們像是擔任純粹的旁觀者,會議像是閒聊,在偵查案件上起不了作用,似乎是來旁觀接下來會發生何事,萬一再有事情發生才能馬上反應。更不用說擔任偵探角色的伊集院大介,憑藉著主角光環,掛上無害的笑容和讓人安心的話語,就算很可疑,還是能穿梭遊走在眾角色間,最後還能在相關人員面前,長篇大論的解謎。
可能重點不在這裡吧。
這些非安東家的人,某部分來說,存在的目的是讀者的代理,讓人從沉重的家族、師徒關係中稍微喘口氣。

覺得故事瞄準的與其說是兇案的發生和結束,更像是制度與價值觀的反省。

特別喜歡山科思考藝術是什麼?所謂的厲害和高深又是怎麼區別的那段。如果論技巧應該有個頂點,大部分師級的人都能達成;不過要說藝術成就,不管是獎項的判別,或觀眾給的評論,似乎存在各種可能性,並不是單一標準能夠衡量。
僅僅透過自己對好壞的判斷,深陷其中,便是最可怕的牢籠。更不用說拴住無關的他人了。



(20191111,感謝獨步文化不讀會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