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孟宏《陽光普照》,失衡的光亮與陰影。



遭逢巨大變化的普通家庭,開展一連串的故事。
初看簡介,以及友人的好評,覺得可能像是《東京奏鳴曲》那樣的作品。只是故事背景在臺灣,更容易讓人產生連結和共鳴。結果並非如此。大概只有家庭、兩個兒子和把微妙遊走日常與非日常的部分處理得不錯,這幾點相似。

電影到了中段,突然發現片名的《陽光普照》是怎麼回事。
原來一點都不光明正向,反而是一種踏入危險境地的警訊。光是反差就很好哭,更不用說劇情本身。

乍看像社會寫實,實際上充滿高度戲劇化的情節,還有懸疑的部分。以下有劇透,未看介意請迴避啊。

還在想「哇,斷手都拍給你看了,但是完全不像恐怖電影,果然配樂有很大的關係。」穿著雨衣,拿著包好的開山刀和西瓜刀的兩人,搭配輕柔的音樂,以為像是《總鋪師》裡的搞笑討債人,或只是拿著牌尺要去打麻將。
然後台詞和劇情就接著進來了。
真是一秒回想起鍾孟宏作品給我的怪異感。因為這樣,就算覺得《停車》不錯,也沒看《第四張畫》、《失魂》和《一路順風》。這回應該算是為了卡司進戲院。非常滿足。戲分最多的三人,演出都好好看、好精彩。尤其是欲言又止的適度沉默。

覺得片子裡的一家所經歷的,對大部分人來說都很超現實。但是被放置在讓人熟悉的空間中。
老國宅公寓、重考補習班、山路街道與便利商店,還有一些非日常但寫實的地點,像是少年觀護所和酒店化妝間。雖然影像畫面的辨識度很高,但是台詞的存在感更高。除了極日常的普通對話,重要的場景、對白明顯都經過精心設計,字句清楚(然而日常根本不可能是那樣)。像是阿和離開觀護所前的大合唱,或是阿豪說得尷尬的司馬光的故事。奇妙的是,如此誇張的情境,好像這邊一點、那邊一點,像是聽過的故事或自己經歷過的事情的重組。

透過電影,稍微站遠一點,彷彿能見到日常現實的某種樣態。

忘記在哪看到,說家人的關係就是互相傷害。除去掉行為本身充滿惡意的情況,這種傷害顯然是自以為對對方好造成,一種自我滿足。片子到了最後,阿文為了阿和殺掉菜頭,看起來像是作為父親遲來的補償,但是導火線更像是吞不下被羞辱的難堪,救兒子或救這個家只是藉口。

《陽光普照》對女性角色著墨甚少,可能是不擅長、無法施力而捨棄。或只打算處理父子關係?
如果有的話,好想看從女角這側切入的故事。總覺得琴姨想帶著小玉開店,不是酒店不好那麼簡單,畢竟從前面給的描繪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職場。還有小玉和她阿姨間的關係如何,成長過程中的磨合和碰撞等等。太多想像在腦中奔馳。
不知道電影跑完謝幕,最後出現的「再會」二字,是否代表還有機會看到相關的故事。

不認為是部寫實電影,而是能從中捕捉到現實的影子。

相關文章:
不馴中的節制──鍾孟宏《陽光普照》下暗湧的冷凜與溫暖/王曉玟(報導者)
【影評】《陽光普照》 各有陰影面積的一家人/嘉世強(鏡週刊)

閒聊:戴假髮的男性證婚人是不是黃信堯啊?片尾謝幕忘了看 😂
拉炮的彩帶和血壓機都好好笑。尤其是血壓機傳來薩替(?前兩個小節重複),還有緊接而來嬰兒玩具出現的巴哈,深深覺得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沒有特別喜歡古典樂還會看 TwoSet 了。就是日常充斥著古典樂啊,搭配戲謔的情境就能得到笑點。

(20191106)


若喜歡以上分享,可依照喜好程度拍手👏我將獲得 LikeCoin 回饋。感謝你!
歡迎使用我的推薦註冊連結(無須付費),詳細請見〈化讚為賞的 LikeCoi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