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100 羊之木

終於把用晚餐時間慢慢看的《羊之木》看完。
每次看到覺得壓力很大,就會默默退出換看別的。不知道一次看完,感想會不會不太一樣。



本片敘述政府推行新的假釋辦法,讓假釋犯移居到人口流失嚴重的小鎮上。做好安排好的工作,並在小鎮待上十年,無不良紀錄,便可以恢復完全自由之身。唯一知道假釋犯身分的,只有公所的主管,以及負責接待這些新住民的人員。
六名具有殺人前科的假釋犯,來到深魚市展開新生活。公所主管以為不讓這六人碰面,應該就能相安無事。但是小小的鎮上,一年一度的祭典活動,大家齊聚一堂,又怎能避免呢。負責接待六名假釋犯的公所職員月末,面對知情同事毫不在乎的把這些人湊在一起,只能窮緊張。就在此時,意料外的事件馬上出現在祭典的酒席間…。

故事情節的推進,一直在高度緊繃的狀態下。倒不是有發生什麼可怕或啟人疑竇的事,而是透過鏡頭如窺視般的畫面,搭配上對這些角色的不信任感。所有如常,或甚至溫柔的舉動,抑或是想要融入在地的行為,都成了詭異的行徑。而看似無害的事,更加讓人不敢掉以輕心,深怕是情節刻意安排,就為了來個嚇死人的翻轉。像是走入主角月末的內心,緊張的看著一切,同時還要為生活上的事煩惱。
隨著故事的每條線更加明晰,發現主角漸漸以平常心看待身邊的人與事,原先感到不安的事一一消解。漸漸集中在確切的人物主線上。但接近尾聲,在海角邊的那段對話和發生的事,有要說什麼或理解什麼嗎,好像也沒有。分析原因只是徒勞,面對另一個人,有太多無法簡單化約分類的方法。
電影裡的故事說到最後,似乎有個壞人註定死去,善人能獲得美好生活的結局。只不過回想整個情節,便會察覺,更多的是受到無妄之災被牽連的人們。而且還有更多可能只是沒有爆發的未知數。或許正是現實生活的寓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