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100 仿生物和雙面性



上個月在北美館的《Kosmos─張碩尹個展》看到這支對談短片,以及同個展間的作品,覺得裡面提到的幾個切入點都很有趣。都只戳到一點點,不過也因為如此有很大的聯想空間。
說是這樣說,但是不知道該怎麼清理分享想法,遲遲沒有動起來化成文字,也沒有試著和人聊過。
直到前兩天讀到一段關於事情相互影響的內容,回想起張碩尹在短片中提起關於玩具的雙面性,「量產的低成本玩具,讓孩子更容易享受到娛樂」和「工人在高重複性、糟糕的環境工作」。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比較好,不過的確提醒我事物都有它的另一面(或可能更多面),不能只看到其中一部分就妄加評判。

另一個是關於過去歐洲對東方的錯誤想像。夏佛教授講的這個,可以算是小故事嗎(笑),放在現今高度交流的網路時代,實在難以理解。但若是自以為很了解,或是覺得上網查就有答案,似乎也是眼界狹隘的錯誤想像。鴻溝其實一直存在。

最後是用自動機去嘗試理解人的自由意志的獨特性。
比起過去的自動機,現在製作仿生物的技術進步非常多,甚至不只是動作上的,還有模擬思考和情緒變化的。然而無關乎時空差異,似乎都是種觀察人類行為的方式。都是編程的內容,照理講作者會全盤知道接續動態,至於觀者也能透過展現出來的重複性,推斷這並非活生生的物體。妙的是很容易就被那些動態與樣貌吸引,好似仿生物具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性。人認知到人,或其他活物,到底是透過那些判別。



以上是沒念書,各種看展後雜亂且跳躍的聯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