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100 坂本龍一:譜寫自由樂章



有跟同事換到假去聽真是太好了。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個半小時,雖然有不夠滿足的地方,但是能親眼看到教授好開心。
和口述自傳以及紀錄片裡給人的感覺一樣,溫柔、穩重,不失幽默。

以下是一些去聽講座的雜亂感想和筆記。
  • 講座開始前,有個小男孩示愛的插曲。教授說有年紀那麼小的粉絲,搞不好自己在臺灣還比在日本受歡迎。雖是玩笑話還是覺得太客氣了啊啊啊啊。
  • 稱讚了自傳《音樂使人自由》臺灣中譯本的封面。封面左上的黑白,像是鋼琴的黑白鍵。
  • 看過《俘虜》的初剪,教授覺得自己的演出很差,所以想著要怎麼用配樂來救(大笑)。
  • 認為配樂應是補足影像畫面沒有的,而非畫蛇添足、過分強調。
  • 主持人問了在怎麼樣的情況下獲得的靈感會寫出最好的作品,答案是沒有準備的狀況下。
  • 關於教授十幾歲時如何熱愛德布西,這部分自傳裡有提到。但是現場聽他講入手專輯啦,買自傳啦,覺得跟德布西行走在同個天空下啦,還有學德布西的簽名,練滿整本空白練習本。諸如此類的迷弟事蹟,實在有股說不上的親近感。
  • 提及《驚魂記》的經典配樂。忘記為什麼筆記這個,不過我是到最近才知道,那個一直以為是音效的配樂,居然是小提琴演奏出來的。
  • 幫同是音樂人的半野喜宏導演的電影作品《亡命之途》製作配樂,想當然會吵架。被要求音樂要"熱情一點!"前後被退了三次。話題接續,說是第一次做電影配樂的工作,大島渚導演完全尊重音樂家,絲毫沒有改動。想說「做電影配樂真是不錯」,開始接其他電影配樂的工作,才知道不是常態,很多時候會被導演更動。因為《末代皇帝》的經驗,後來就不去看製作配樂的電影的首映,理由是對心臟不好。XD
  • 主持人問,對於《末代皇帝》的配樂被退一半,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改動,但是最終得到奧斯卡,坂本先生覺得…?「懷疑奧斯卡的評選機制。」XDDD
  • 後面有提到一些些關於在蔡明亮電影《你的臉》中的配樂靈感和說明。不過沒看電影,也沒聽過配樂,就先記起來等有機會看過聽過再來對照。
  • 投影片有準備電音不過沒聊到,也沒有講到 YMO,小遺憾。畢竟我是從電音作品開始聽的 😭 也喜歡 YMO。
好像還有什麼想講的,但是現在腦中一片空白(又來)。大家去看路那的文好了~(逃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