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review: 曠世奇片之死 Jodorowsky's Dune


原來1980年代後的科幻繆思就在這裡。
看到尤杜洛斯基的《鼴鼠》與《聖山》片段,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就算《沙丘》當年真的拍成了,現在的我可能還是沒有勇氣觀賞。螢幕上受訪,活力十足的老頑童,原來作品風格如此特異、超現實、讓人不舒服。但不可否認的是,強烈的視覺表現,的確非常引人注目。
或許《沙丘》沒拍成是好事。就像片中受訪者說的,這部片領先太多太多,在1970年代無法被接受。因為這樣,當初編纂向電影公司提案的那本「寶典」的內容,以及為了拍片招募的團隊,將裡頭的概念、美術、場景,各式各樣的碎片,帶往其它後世稱為經典的作品之中。讓人一點一滴,漸漸接受各式各樣的風格,及世界觀。​
就在播放受到《沙丘》啟發的那些電影片段時,完全沒料到這部紀錄片讓我看到哭出來。搞不清楚是感動還是遺憾,或許感動多一些吧。覺得理所當然的科幻設定,場景安排的方式,那些「老梗」的源頭就在這裡。
雖然如此,《沙丘》並不是想成為科幻類型的先驅,而是尤杜洛斯基導演,想透過重新詮釋原著,在一個仿若進入幻覺狀態的視覺感受裡,讓年輕人了解到精神的影響力與傳承,鍛鍊心智肉體的重要性。
讓我想起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日本動漫流行的科幻題材,大多也是透過一個科幻背景,無須侷限在現實裡,也不至於像奇幻天馬行空,在其中去塑形人物關係,達成作者真正想表達的精神與故事情節。又如近期的《雲端情人》,看似高度浪漫的科幻設定背後,其實是一部言情電影。
老人們侃侃而談過去回憶,以及這一輩的電影創作者的讚嘆。如果那些機運巧合都是真的,那《沙丘》的參與者,幾乎都是一時之選。被激勵和挖掘的才華,出現在其它更多更多的作品之中。而構想《沙丘》時,留下的那本「寶典」,也透過漫畫的呈現,有了新生命。電影到了末尾,尤杜洛斯基導演一番老生常談,讓人覺得勵志。想要做什麼,就去吧。不一定要達成最終目標,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原文【2014金馬影展】《曠世奇片之死》,未被遺忘的傳奇發表於2014年10月26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