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9/15:紅色龍



電視劇的關係,找了威爾‧葛倫罕配萊克特博士的原著《紅色龍》來看。XD(以為能看到博士是怎麼被逮著的,看完全書又去翻了2002年電影版的介紹跟感想,才知道是電影限定啊,可惡!XDrz)
在《紅色龍》中的萊克特博士,的確給人精明、一絲不苟,甚至毫無破綻的感覺,不過讓人恐懼的部分,主要還是由他身邊的人給出來的(對待他的方式小心翼翼,若沒做到滴水不漏就會出亂子似的)。以為他是能透過言語,就能掌控尋求他協助的調查員,以及他的崇拜者(=案件的兇手)的那種…結果並不是傳說中(?)的那麼神,推理的部分也是簡單的側寫。能破案主要還是靠威爾一一研究現場的線索,以及科學辦案的力量。漢尼拔‧萊克特另一個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方,是對角色本身的。不斷的傳達出「威爾‧葛倫罕,其實我們是同一種人」的訊息(甚至因為要不到電話跟地址而惱羞,到底是……看到這段忍不住噗噗笑欸。可怕之處在於他是關在牢裡的跟蹤狂吧),算是給角色精神上的虐待和打壓吧。是說……也沒有…真的很恐怖的感覺(爆)差不多就虐系BL作的等級。反而『牙齒仙』不合常理的舉動比較嚇人(光是把牙印蓋在信封上就覺得毛骨悚然)。

由於小說翻譯的遣詞用字,加上電視劇所選擇的內容時間點。感覺像是《Sherlock/新世紀福爾摩斯》那種把背景換到21世紀的改編。因此讓我非常好奇原作到底如何描述威爾的能力。(雖然知道那是透過現場模樣的推裡,可是那種影像手法,會讓人有魔法般還原現場的錯覺。實際上的確看到有人說出「未免也太神」的感想。)結果跟預想不會差太遠,就是在詳細勘查現場之後,做出推理。其實挺樸實,不過的確有強調代入與想像的部分。
意外兇手的戲份還蠻重的,以為會留很多懸念讓人不寒而慄。結果又是個過往傷害所造成的悲劇。(啊~~好想下個結論:這故事是就是告訴家長們,其實孩子很容易受傷,言語恐嚇是不應該的。以為沒什麼,但對孩子來說可能是一輩子的陰影,之類。)

閒聊:之前就有聽說布隆博士在電視劇裡被性轉。基本上之於各角色的關係變動並不大,保護威爾的精神狀態不再受衝擊,給人溫柔的感覺。具體影像的形象太難抹去,小說裡的亞倫‧布隆在我的想像裡是個有點陰柔氣質,溫和又紳士的治癒系青年。又,奇爾頓博士果然給人一種跟眾角色氣氛格格不入的感覺。角色職務偏向管理,可又因為所學專業,想湊進來討論(?)卻抓不到重點的突兀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