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らいのねいろ~未來音色~首場台灣座談會」筆記



みらいのねいろ~未來音色~首場台灣座談會@台北光圈一樓 2012.05.26(六)日文網頁

本來以為是偏研討會性質的活動,但隨著報名人數增加,主辦通知全程有中日語即時翻譯的消息,加上越來越多朋友決定到場,本來又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完全變成熱烈期待(笑)。差不多一點二十分左右到達會場,台北光圈一樓,門外的隊伍讓我嚇了一跳,想說是不是別層樓有其他活動,還問在列尾的人是不是在排未來音色入場。在排隊的期間陸陸續續看到熟悉的面孔,還以為自己是認識的人之中最晚到的,還好大家都頗準時(喂)。電子票真的很方便啊,忘了帶只要有網路就找得回來。進場之後,隨意入座,前三、四排最初應該是留給邀請與會者的保留席,不過大概是有NicoNico動畫Live轉播的關係,第一排全部淨空(中場的時候,聽說去坐也沒關係,可實在是太顯眼啦,但會後有點後悔,早知道就鼓起勇氣給它坐過去)。活動主持是正木良民先生與翻譯嘎哩。

開場先是紗窗螢幕的放映會,總共六首長短不一的曲子,加上歌曲切換時絢麗的畫面,現場高昂的氣氛,簡直像迷你演唱會;當然用中文說幾句話的固定橋段當然少不了。中場稍作休息,待舞台整理好後,緊接著就是青木老師(AMID-P)說明紗窗螢幕的製作方式。不用太多複雜的器材,純粹以水管當支架,再搭上大片的紗窗,現場翻譯補充,AMID-P所使用的紗窗材質,臺灣找不到,也沒有比較好的替代品,同時,布幅較大的紗窗不易取得。排除紗窗還是得從日本買這點,基本上不需要高超的技術,使用的材料也便宜,讓二次創作的發表媒介得以擴張,多了新的形式與空間。有觀眾問到是否多台投影機能製造接近立體的效果,但原來目的是為了增加影像明亮清晰度,投影設備需經過精細的校正。需要的數量,是看場地的需求。紗窗螢幕多使用在自家或小型聚會,一台投影機已足夠。

福岡先生談到歌曲「千本櫻」造成的二創連鎖效應,為現場觀眾說明一些作品的材料與歷史文獻背景,相關的戲曲等等,並闡述其間的關係。其中提到有關源義經此人,因史料記載有限,傳聞與傳說反而廣為人知,就像Miku一樣,突出的外型,有身高、體重資料,有個簡單的形象,其餘部分卻是空白的,反而促使不同的創作設定快速擴展,增加起廣度與能見度。

由三原龍太郎先生報告的主題讓我頗好奇,是去年(2011)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edia Lab舉辦的「MIKU@MIT」三天活動的簡報,展示了現場的照片,並分享一些插曲。據說展示用的紗窗螢幕,竟二度被海關攔下,照片裡是貼滿檢驗膠帶的長型紙箱,但它就是個人畜無害的紗窗而已呀!(噗)

かごめP說明以聲音節奏的方式,去思考日語轉換成中文發音該如何調整。透過觀察語言發音的特性,特別著眼於日本人發中文音,跟臺灣人發中文音的差異,來細調VOCALOID的發音。現場以「你好」的發音作為例子,現場示範一步步修改所產生的成果差別。他提到在日語中,有三個音(只記得其中一個是「tsu」音),若拿掉,就會很像初學者在講日語。整體來說是很有趣的思考、實驗與觀察。記得友人R曾經試圖建立由日英雙語VOCALOID轉換成國語發音的對照表,但沒有成功;針對每一首曲子作微調又太費功,或許かごめP的方法會有相關應用的可能性。

不知道是不是整個議程的時間有拖延,現場開始騷動起來。ZANIO談話部分,沒有聽得很清楚(就是聽到這裡,很後悔沒往前坐),只知道他介紹並說明放映作品的內容和代表的意義(大家看到熟悉的圖,非常有志一同的「喔~」起來),並且展示日本大型留言板2ch上與網友的即時互動。

未來音色是推廣VOCALOID的非官方團體所舉辦,與會來賓,無論國內外,全是自費參加,翻譯也都是未支薪的義工。活動本身的硬體設備跟場控,或許有些不足(音響設備無法支撐百人以上的場地,多人的平面場地的座位排列設計等),但現場感受得到大家滿滿的熱情,能夠參加真的很感動。
另外,這次活動轉播的錄影,六月二日前,都能在NicoNico動畫上看得到。

閒聊:會後餐敘發現語言真的好重要!不懂就少好多機會。(但就像懂日語的朋友說的,就算會講,也不見得有勇氣去搭訕←沒錯、沒錯(淚)與會的日本參加者,準備了好多小禮物,從盒外印有VOCALOID角色的糖果到漂亮的和紙都有,收下禮物跟名片的時候,竟然連日語的謝謝都說不出口(丟臉)。不過透過友人的轉述,也得知一些VOCALOID相關活動的場邊花絮。還有幸見到幾位臺灣的創作者。另外,謝謝R幫我問青木老師能不能合照,還讓我拗一份隔天VW的門票CD;最後特別要感謝主辦之一的Eji,不僅充當翻譯,得處理許多突發狀況,還不忘照顧到跟來賓不熟的我們。辛苦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