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 紅色リトマス - 凛として咲く花の如く

夢中人物的形象是模糊的。
在夢中很清晰明白對象是誰,醒來後卻無法確定。
或許是最近很在意的A,又可能是過去的好友B。
連其他人的臉也顯得模糊。尤其認定它是個大夢或美夢,更是記不起精確的樣貌。

聽某人說,其實夢的記憶是可以訓練的。
很簡單,持續記錄。寫得也好,錄音不錯,不用怕不自覺的加油添醋。
感覺並不難,是很想按照這班進行,不過,有時候就是很想讓夢留在夢裡。
大概是不想面對潛意識(?)吧。認為一旦寫下就有餘裕去思考怎麼回事。
不想去想到底怎麼回事,或因此改變態度或行為。當作是在演齣渾然天成的戲吧。

每到半夜,會突如其來需要一些溫柔的東西。
記憶、歌曲、音樂、文字、圖畫,綿密的喃喃細語。
夜深人靜的效應,不僅在現實中有感觸,往往會在虛擬的網路上來回穿梭。

噢耶,終於開始胡說八道了!雖然跟想像的距離差很多(爆)。
該死的,跟筆記本上的東西沒兩樣。唉唷喂,沒有信手拈來的生花妙筆啦(倒)。
不知道哪個影片的推薦連結,開始聽起二胡阿隆的演奏作品。
節奏遊戲名曲〈凛として咲く花の如く〉用二胡演奏好適合呀。喜歡即興的部分。
順帶閒聊,此首曲子的作曲者紅色リトマス發表不同類型曲風作品,會使用不同名字。
創作者為了讓聽眾容易辨識喜愛的類別,這麼做並不特別。
偶爾會發現「原來○○也是他寫的啊!」還頗有意思。
最初喜歡上的是他以TOMOSUKE(Orange Lounge屬)名義發表的法式電音作品,
跟朋友聊起,才知道Zektbach也是他。還有就是這首和風搖滾的作曲者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