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Ajvide Lindqvist《血色童話》,寒夜的白與紅。



  本書為曾經在台上映電影《血色入侵》原著小說。一九八一年,斯德哥爾摩郊區布雷奇堡。活在校園霸凌陰影下,與單親媽媽生活的十二歲男孩奧斯卡,遇上剛搬到家附近美麗的黑髮女孩(?)依萊,或許都有點怪、或許是相知相惜,兩人成為秘密好友。同一時間,住家周邊發生多起離奇的案件,孩子們被殺害、血液在活著時被抽乾,整個社區鶴唳風聲。雖然殺人魔的出現使得人心惶惶,日子依然照舊。直到小鎮人家的日常出現變異,案件的嫌犯被警方逮著,像一串鎖匙,接二連三打開所有被隱藏,極具衝擊性的秘密。透過依萊的吻,奧斯卡看到來自地獄的天使與他難以想像的一切。

  ※以下感想部分以脫離故事閱讀部分切入。有結局雷,不喜勿入。
  「一本以鬼魅和血腥包裝的純愛小說」,宣傳文案是這樣寫的。雖然知道宣傳詞彙的目的性,以及中間所隱含對於名詞解釋的差異,還是決定報名《血色童話》的試讀,而且很幸運的得到這個機會。鬼魅不是鬼怪、血腥只是包裝,書籍本身的介紹與閱讀之後對其的看法沒有太大的差異,算是相當中肯。被欺凌的學生內心的變化與細膩的部分,欺負者的家庭、多少給予保護人的背景。成人與孩童面對事情觀看的差異、暴走式的恐怖。這本書豐富的全給了甚至比想像的多更多。
  問題在「純愛」。我對「純愛小說」的理解與想像,是一種淡、平凡、激動與變異也成為日常之事,隨思考而轉動。故事不一定是好結局,但一定會留下某種溫暖或是達不到的曖昧,失落與獲得各半的中庸。然而《血色童話》給的是「鬱」,無論結局在讀者的認知是如何,但它所達到是鬱悶。與其說是純愛小說,不如說是標準的鬱作。本來就不怎麼樣的人生,在暴力之下沒有達成救贖,只是更加的像行屍走肉,或是有個看起來很棒的結局、正常的生活。實際上是不得不對現實低頭。
  書中所指「純愛」。在讀過其他感想之後,我想大半是指奧斯卡與依萊之間的愛戀心的純情。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當然沒有到「恨」那麼嚴重,初讀本書奧斯卡受人欺負之後,在心中反覆殺死對手的橋段、對於自己處事態度的認同,自我中心的解讀。差點讓我想迅速跳過這已經被寫爛的中二病情節。不過讀完整本小說(當然跟閱讀期間接觸其他作品也有不少關係),在我的想法裡「中二病」的解釋並不全然是負面的,他是個人生成長的必經之路,也是許多作品愛用、足以做龐大發揮的點,關於半大不小的年輕人、小大人內心世界的陳述。無意之間,已經被分類制約(「嘖,又是中二病。」類似的情節只要一出現,腦海裡便會浮現這句話)。本書讓我重新咀嚼作者在他創造的角色裡,放入的,與一般同年齡孩子相同的地方,以及他與他人的差異性。

  被強酸腐蝕的面孔、喪心病狂的軀體。比起這些場景,我更喜歡的是奧斯卡與父親、母親的關係,薇吉妮亞的掙扎與痛苦的決定,湯米的家庭和青春期行為的拉扯。最末看似完美私奔,卻讓我想起《魍魎之匣》帶著裝有少女盒子的憂鬱,加上《sweet pool》裡兩位主角沉入水中的瞬間。

相關文章:
血色的童話/Miso(Miso的心情生活域)
《血色童話》如果天使來自地獄/冥王星男爵(閃去冥王星)

  (感謝大塊文化小異出版090607)

4 則留言:

  1. 原來這部是血色入侵的原著小說啊?
    昨天跟朋友在誠品閒晃時有看到,有一點吸引我。
    打算等期末考考完再看w
    看完再來好好看這篇~~(那你是來幹嘛的
    但是說到看似完美私奔
    倒是令我想起惡女花魁電影中的最後片段。

    回覆刪除
  2. 是啊,沒錯。不過我沒看過電影哩。XD
    這裡的「看似完美私奔」其實是另一種啦,
    驚悚(?)派的唷XD 總之,等你的心得囉。

    回覆刪除
  3. 敬請期待(誤

    其實那天這本書讓我們這麼注意還有一個理由
    就是上面貼著"嗜血同盟79折"

    內心os:那是什麼.......??

    .....我跟我朋友有點想加入。(喂

    P.S聽友人說電影還不錯w

    回覆刪除
  4. 我也好奇那是什麼XDDD
    反正是宣傳手法,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在線上搞個虛擬同盟w
    所以被吸引的原因其一是因為對張79折貼紙的興趣嗎?XD(並不是)

    好想看電影版喔,可是又怕被嚇的亂七八糟(炸)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