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舜臣《柊之館》,如柊樹般的界線。

DSC00066.JPG

  即使國家與國家之間、大人與大人之間發生爭吵,但應該告訴孩子們,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必須友好相處。這得怪誰呢?要說是時代,只能是時代不好。(p. 195)

  讀完《親愛的茱麗葉》有點想回頭找描寫大戰期間的小說來讀,於是找了自己讀來很順的,陳舜臣先生的作品。留在手邊的書不多,拿了印象中有描寫到英國商人在日本的《柊之館》(其實陳先生的推理小說不少都有出現異國交流與戀情,大半跟戰爭的背景有關,卻不直接描寫戰事本身,不讓人有壓迫感。)。小說以倒敘的方式進行,由服務於「尖嘴屋」年長的女傭杉浦富子道出將近半世紀前,關於大屋週邊的事。當最初的事件被淡忘,解答意外出現在尾聲。
  他們的冷淡,很多地方很像長大的柊樹。對於那些敢於闖進自己領地的人,雖不大聲呵斥,但用小小的葉刺示以警告,讓對方明白。(p. 189)

  作為推理小說來看,幾乎是前一兩章節就出現殺人事件,空留著謎團,進展到看起來實在不知道有沒有關係的故事內容。雖然如此,或許是回憶往事的方式,並不讓人覺得緊張或沉重。反而是小惡解決之後的收尾,使人暗笑幾聲。情節的推進,隨著年代的時間軸。從香港到任的職員又調回英國,新派任的員工到來。戰爭開始,人員全數撤離,大宅由中立國管理。戰事擴散的期間,宅子裡的人安然相處,卻飄散著一種不同於前的距離感,微妙的差異。甚至其中有一則,便是提到關於間諜之事。不是轟轟烈烈如間諜小說電影那般驚悚緊張,純然平淡的懷疑與意外。比起第一次次讀這本書,感覺聚焦的點有些許不同(在文化差異的描寫上仍然吸睛)。故事的最後結局,比記憶中的還要酸澀。

  「日本人愛日本,英國人愛英國,這很自然。但是,遇到戰爭,就難辦了。……」
  斯特瑞特若無其事地說了一句,而這句話,後來不幸言中了。(p. 160)

  陳舜臣著,汪平譯,《柊之館》,台北:遠流,1996。ISBN 9573230976(090505.2)

  崩壞發言:拉爾夫爸爸你是制服控吧,是吧是吧?不然幹麻強迫自己的兒子二十歲以前都要穿水兵服?還管的死死的。看到後面懲罰那段我飛躍了呀(掩面)原來英國海軍都這樣嗎(才不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