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霄《天人菊殺人事件》,時代的記憶。



  很哀傷的說,從上個月就讀完這本書,應該繳交的感想從剛讀完到現在,寫了五個起頭,卻沒完成任何一個(本想說,沒辦法整合,完整寫完每個段落,條列式也好),距離截止的期限只剩一星期,驚覺再這麼拖下去也不是辦法,決定用「說什麼、寫什麼」的方式來完成。不過,要說感想難寫,似乎和小說本身的關係並不大,縱使內容的確分成一塊塊,但純粹是自己想講的東西,怎麼都兜攏不成一篇文;岔題太多,於是正題就不見了。所以,以下沒有任何的中心思想可言(話到此,胡言亂語狀態已經出現)。
  啊嗚,六人組超青春的呀。讀同系列(不曉得作者有沒有把它擺在同個系列裡,但總之偵探角色是同一人?)的《光與影》及《錯置體》,有別於本書採用六個大學新生做為主角,相較之下就顯得沉重陰鬱,《天人菊殺人事件》在本篇的命案出現以前,雖然有過往案件的謎團,整個節奏卻顯得相當輕快,反正不是把妹,就是社團,不然就是到處問話的偵探遊戲(於是,這讓我十分的好奇以六人組為主角的短篇),一直到了冷風颼颼的天人菊島上,那種沉重的氣氛才慢慢擴散,但故事已經差不多到了尾聲。
  名為《天人菊殺人事件》,一直巴望著「天人菊」的出現。本以為會是揭開過去案件的關鍵,讀到二分之一的時候,天人菊島出現了!以為要在島上挖出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怎知道,命案出現了!(打臉)加上給讀者的挑戰書,後頭的篇幅所剩無幾,雖然案情與謎團得到解答,總是覺得比起前面大量鋪陳的人際關係和故事情節,最後只有這樣,倉促的讓人覺得實在不過癮。

  不知怎麼著,想起了有栖川有栖的《月光遊戲》。或許是作者在作品中展現的,寫作之初,對於推理小說的那份熱情,明顯的熔鑄在作品之中。
  記得讀到「推理小說的可能」這個篇章時,路過的學妹以為我在讀推理小說介紹或論理相關的書籍,我對他笑笑,說:並不是,這只是本小說而已。繼續進入閱讀之後,發現內文還真的圍繞著跟推理小說相關的介紹等等,而且不是用一來一往對話展現,是大篇幅的,讓人有點弄不清到底是在讀小說還是在看介紹(工具類)書籍。

  最後是超級大岔題。小說裡的大學生,很明顯不是這十年內的大學生生活型態,但其實自己抓不太準,書中的主人翁,到底是哪個世代(雖然某種程度上可以從科技的進展程度判斷,可惜的是我跟這類東西的發展不熟)。線索只有聯考、成功嶺、電動玩具店…整個沒頭緒。於是乾脆用作者的年齡去推想,就當他們是五年級生吧。就這麼一個湊巧,春節期間回家,剛好老媽在看一齣描寫在眷村中長大的五年級生青春故事的電視劇,不過感覺故事已經接近尾聲,沒想到新年期間沒是又來個剪接精華版重播,雖然是有一集、沒一集,坐在客廳,有人在看,就隨便看看的狀態。整個劇情的來龍去脈,大概也有掌握個七、八分。於是,六人組的形象,便一一立體起來,原本只能想像性格的差異,結果連外表給人的感覺,終於也搭了起來。以上,超級題外話。沒有幫電視劇打廣告的意思,所以沒寫劇名(讀書會裡有人拿來當標題了說),而且最近開始拖棚,不怎麼好看,反正要回學校了也沒得看(喂)XD。

  藍霄著,《天人菊殺人事件》,台北:小知堂,2005。ISBN 9574504239(090111)

※此書為「逆轉讀書會」第十九期指定書籍,按此連結前往成員心得網頁。

2 則留言:

  1. 與書本內容無關, 就不留在讀書會本站.

    雖然某電視劇跟藍大人作品扯不上一丁點關係, 話說過年我不小心瞄到眷村六人組(還是更多?)的時候, 不知為何, 就是很想很想拿來當標題啊....我也覺得很岔題, 但看到阿森末尾也提了這個點, 我想妳應該懂我為什麼會提到那部戲的感覺. 是說感覺這東西還真難說清楚就是了.

    對了, 我最近熱血地從第一集開始看, 挑戰我能撐到什麼時候. 某些簡陋的場景(幾個盆栽+一張藤椅+打個藍色燈的大背景就可以混一段)讓我非常懷念.

    回覆刪除
  2. 某種時代感的對應吧,畢竟我們都不是那個年代的人,
    但又不算是上一輩,要再稍微靠近一點。
    不過說到感覺問題,還真難說得清楚,總之就莫名的想到了~(滾動)

    我家阿娘也很熱血的從第一集開始看。XD 看來這部真的很吸引人。
    某些時代感不那麼強烈的場景,加上那個一看就知道棚內的眷村巷子,
    還一度讓我以為這是現代情境劇(爆)
    已經很久沒有八點檔棚內場景那麼陽春了呀!XD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