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石溪《狼王夢》,超狼實驗製造工廠。



  故事主軸簡單,情節高潮迭起讓人捏把冷汗。或許這正是一本適合十到十五歲孩子閱讀的小說所必須包含的。不至於複雜得讓人不耐,卻又不單調,《狼王夢》在這方面相當成功,他抓住讀者追逐字句的眼睛、追逐草原的景色、追逐狼群生活的種種。

  作者非常的狡猾。他用了擬人的方式,以第三人稱觀點敘述母狼紫嵐所經歷的事,時而又跳脫出「人」的倫理價值觀,說明這是「狼」的本性本能。但又在書背提到他寫的並非獸學,而是透過獸的社會來影射人所存在的社會組織。這很怪,裡頭那些狼的本能、行為模式,無論真假,他都能從中解套推託。於是,在我讀來,書中的狼好像不是我們所熟知的狼或是狼的純粹擬人,反而是作為作者方便書寫創造出來的物種。倘若並非如此,則具有相當的危險性,關於狼群生活的描述。似乎完全不具有動物學知識傳遞的功能,在故事中,作者的文詞又很容易讓人誤會是如此。於是只好採取消極的閱讀方式,才不至於混亂。擬人的狀態模糊,導致邏輯上判斷的不清晰。
  在讀這本小說之前,經由友人們的提醒,跳過了作者序、後記、推薦等等,無關乎故事本身的文字。於是享受故事本身的樂趣,雖然某些部分實在讓人難以理解為何這樣寫。不過得知作者在後記中提到的生活背景倒也不難理解。只是對於我來說,是不是有同樣的感受,倒不見得。自己著眼的地方反而是如同家庭暴力的場景以及精神傷害的部分。
  說到這裡,小說中有個讓我無論如何都想吐槽的一段話。

  紫嵐明白了,媚媚患的是憂鬱症,是一種心病,心病須用心藥醫啊。(p. 205)

  媽啦,看到這段我好想說:「太太,你之前得的是躁鬱症,難道你都察覺不到嗎?還有你兒子,是被你的凌虐給搞慘的呀。」然後轉頭對作者說:「狼醫生、醫生在哪?要寫擬人故事給我認真點啦。」(被打)以上,是敝人閱讀本書時後設笑點,劇場化(?)的結果。

  無論小說要傳達的隱喻或啦哩啦雜的涵義,《狼王夢》是部精彩的故事。不要去想紫嵐養育小孩的合理性,就當作是殘酷童話,他要給孩子知道的,不過是生與死與活著的奮鬥與人生的不擇手段。

  沈石溪著,《狼王夢事》,台北:民生報,1994。ISBN 9572009702(081208)

※此書為「逆轉讀書會」第十六期指定書籍,按此連結前往成員心得網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