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摩天樓的怪人》,建築師的夢與未來。



  清秀美麗的年輕女伶,有著尚未琢磨的光芒,幽靈出現在她枕邊,告訴他將成為閃亮之星。阻撓女伶前途的人們皆死於非命,死於幽靈之手。本以為這幽靈只是女伶的幻想,亡者之死另有隱情,怎知在年老的女伶斷氣後,幽靈的身影鏡出現在房間的玻璃窗上,在眾目睽睽之下。女星連續自殺之謎、大樓玻璃全部震碎,唯獨建築師一人死亡之謎、鐘樓慘案,在短時間移動的秘密。
  年輕的御手洗潔要挑戰的,不是危及相關人士的連續殺人事件。是知名女星死前最後的告白以及圍繞著眺望紐約中央公園的高樓建築所有的謎團。
  相較於《水晶金字塔》與《異位》之中奇想式建築,《摩天樓的怪人》中出現的「中央公園高塔」現實的多(從附錄可以看得到這次作品搭上紐約摩天樓建築史的列表,同時在後記也能發現作者的用心,不過那是題外話了)。雖然最後的解答仍舊有部分明顯是理論帶到現實,不過卻簡單解釋了事件的發生,像中學時代做實驗那樣有趣(笑)。
  不得不說的是,故事前段,當臥病在床的女星喬蒂敘述他與幽靈怪人的緣分時,很難讓人不想到《歌劇魅影》這部作品,但小說中似乎有種刻意迴避的感覺,畢竟小說以現實年代為背景的這本小說裡頭的人,應該會想到這本一九一一年英文譯本出版的《歌劇魅影》,但實際上並沒有,或許正如作者在後記中提到的,他認為純粹只有漂亮女伶與怪人這個地方相似,可惜身為讀者的我並不那麼想。但我想這無損於《摩天樓怪人》的可讀性,畢竟是方向完全不同的故事。避諱是否重要?見仁見智。

  小說中出現一段中央公園的地下世界,本以為是類似作中作的處理,去呼應最後的謎底。劇情形式的科幻描寫,並沒有給出答案,或是故事收尾。感覺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不過據友人所言,這正參雜著些島田想傳教的情節;只是這回讓我覺得有些夢幻,反而是角色本身有呼應到某人的際遇。

  沒有面對群眾解謎的場景,所有糾結在一起的謎,一口氣全部得到答案,沒有任何人提出疑問、插嘴。對於兇手來說,殺人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於是那種哀傷難以形容。逝者已矣,不活在書中現在式的他們,讀者只能透過當年辦案刑警的眼去追悼。對我們而言,那不過是殘酷遊戲下的扭曲,和夢與未來想像的歪斜實踐。

  (感謝皇冠文化集團李小姐080907)

2 則留言:

  1. 終於讀完了,這本比起水晶和異位真是清爽太多了XD 第一次看島田書可以翻頁翻得很快!(淚)

    中央公園那個地下世界和真相無關真是囧...害我被誤導了,島田還是改不了亂入其他故事的習慣,幸好篇幅短很多.

    好想在從軍前再讀完《奇想天慟》QQ

    回覆刪除
  2. 對啊,相較之下超清爽,而且重點是御手洗一開始就出場了。XD
    中央公園的地下世界讓我一直以為會和後面的解謎有關,結果完全沒有,囧
    奇想天慟不厚啊~當時我看很快的說,你可以的!XDDD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