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森博嗣《SKY CRAWLERS:空中殺手》,毀滅不凡



  看似複雜的人類,結果也只是單純的迴路而已,我經常覺得自己像個機械。(P. 173)

  第二次讀這本小說,原本複雜的想法在腦海中消散,這只是個單純到不能再單純的平凡故事,沒有令人驚愕的死亡或變異,主角函南優一過的是對應於他的日常--縱使我們看來有些怪異。並非他特別的社會冷漠,是整個大環境給人整體的冰冷感。對於死亡這件事的無感…。
  空中騎士系列所描寫的虛構世界,跟我們生活的世界很相似,卻又有著微妙差異的價值觀,並非只是科技上的差異感,是種問題被單純化的世界;如小說《奇諾之旅》主角奇諾旅行到的各個國家,獨立出、極端化每個人類群體所面對的問題。
  戰爭保衛家園,為求生存,為了民族,爭奪始動。《空中殺手》雖然呈現前線者對死亡的冷淡態度,卻不是要說戰爭的殘酷或毫無人性的一面。比較像是藉此隱喻人與人之間的屏障、自我空間的劃設、保護自身能力的具體化。小說中的戰爭為何而戰並不明白,感覺像是公司之間的對抗,不同想法、不同立場,為了消滅對方而相互對立存在的機構。戰士負責作戰,人民負責生活,如此爾爾。空洞得令人無言。
  在小說中,主角是叫做「基爾特連」的特殊存在。外表和普通人類沒有不同,只是到一定年紀後就不再成長(但這只是推測,書中並無明講),永遠保持著孩子的模樣。他們不是被刻意製造出來的一群,是在實驗階段受到影響自然生產的小孩。離奇的是,他們的死亡可以被重新安置復活,並不帶有之前的記憶(可能也有但模糊如夢境);成了一種半人造人的詭異型態。曖昧不明的說明,只足夠讓我們瞭解他們與眾不同的想法由何而來。
  所以才會說:實際上函南的存在極其平凡,然而他不同的想法與能力使他不凡、身分同時為外界所關注。處於矛盾心態,但他並不察覺,透過事件的發生,不斷的反芻因而在結局中找到出口與答案。如果說佐藤友哉的《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是用激烈的手段獲得救贖,這本小說則是以無為平淡的方式去處理「孩子」的迷惘與尋找自我的方式。

  就記憶所及,讀過系列的二、三集。以時間序列來說,第一集可能是最末尾,實際上有完整(讓人安心)的收尾感。之後的故事則是延伸的過去,以順敘的方式進行。這是場主角面對自己的戰爭、關於他自己得思想、愛情與處世,外在的事物描繪出他不穩定的內心世界。

  森博嗣著,鶴田謙二插畫,《SKY CRAWLERS:空中殺手》,黃盈琪譯,台北:尖端,2006。ISBN 9571032751(080806.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