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鍋】時雨沢恵一《奇諾之旅》,以及自以為的空白。



  接觸《奇諾之旅》這部作品,是在四年前的冬天。經學長推薦,借來動畫;兩個晚上,抱著棉被縮在宿舍的椅子上把它看完。書展時帶回整套的小說原著(說是整套但尚未完結),用通勤的時間愉快的啃完。因為這部作品,在網路上結識許多熱中於此的同好;中間還經歷,時雨沢老師來台的簽名會。熟識的這群,掛著蘋果狗耳上陣(這是作者自行書寫的惡搞作《學園奇諾》中角色的部分裝扮,笑)。
  完全有「回憶」的感覺。主要是看到第九集的時候,中斷了這系列作品的閱讀。理由已經想不起來,就是怎樣也看不下去吧。就一直被擱在那。意外的,上週竟然興起看這部作品的念頭,抓回來看感覺非常順暢,補進第十與第十一集,一口氣全部看完。回到之前完全沒有壓力的閱讀感。
  驚訝自己沒忘記任何一個主要角色。這部非順序單元故事的作品,常常前後有關,不過不像是斷片,而是拼圖。奇諾的旅行,到達的國度和經歷的故事。還有其他主要角色的旅行故事,每個故事都只是路上所見,因果關係必須透過縫製故事、相互連結才看得出最後的真相,或說:自己認為的事實。
  國家是活的,世界是不斷移動的,奇特的狀態和脫離常理的價值觀,無須解釋,那並非重點。人心造就出不同的想像,《奇諾之旅》中的旅行故事常給出讓人驚愕的結局,反省或視此為黑色幽默,似乎都達到作者的目的。怕的只是完全無感的狀態…。

  以下是與小說無關的雜談。

  話題性、搜尋率大大影響點閱率,跟寫得好不好其實關係不大。雖然早就明白,但把之前寫的同類型文章停下來時,感觸特別深。不是不寫,是網路上的對話太多,完整的文章書寫機會太少;字詞不斷重複,話說了一次就又再說(打)一次;厭倦這種感覺,說話變得不特別,任由能說的人去說,而我只剩下破片般的胡言亂語,如此文。口語和贅字令人厭煩。
  幾天前,收到旅行中友人的來信。沒想到他會寫得這麼多,日記般的文字述說著旅行中遇見的事物的感受(那遣詞用字完全是我忘塵莫及的),原本預想收到一張風景明信片上寫著問候的我,其實很想回覆這封信,但卻不知道該寫什麼;關於信中的疑問,一個也答不上來。或許是感受的能力降低,物質性、直覺性,幾乎佔領了我所有生活…。
  沒有回應的文字,就像是空白。就算佔據了整個頁面。

  想寫卻懶得寫比想寫卻寫不出來幸福的多…(默)。(中二病)

6 則留言:

  1. 掛著蘋果狗耳上陣的那群人中,
    有ㄧ個可能是我朋友的哥哥耶~
    (世界真小)
    據我朋友所稱她哥是第一個換裝的,
    結果換完裝出來後,其他人都不敢像他穿的那麼丟臉了。
    所以都只拿著道具(狗耳朵和蘋果),發給無辜的路人。
    好像時雨沢老師也在後記提到他過。
    據說當她看到他時,笑到不行。
    我朋友也只是聽她哥說的,
    因為知道當天實在太丟臉了,才不想無端捲入~

    回覆刪除
  2. 其實我本來想COS奇諾去的說,不過排隊要很久,最後還是放棄了。XD
    如果玥璘說的是完整COS薩摩耶假面的那位,那我知道呦,
    因為我的狗耳+蘋果就是那位大人給的啊。是在某個奇諾專站上認識的同好。
    扮裝這個想法也是當時討論出來的,果然有達到吸引老師目光的效果呀(笑)

    回覆刪除
  3. 題外

    照片有點眼熟
    應該就是"那裡"吧 科

    最近可能會去一趟

    回覆刪除
  4. 對啊,就是「那裡」啊(笑)。喔喔,卡蘿姊最近有南下的打算?w

    回覆刪除
  5. 呵,想來請教一下懂輕小說的阿森,
    我今天偶然看到台灣角川出版的"圖書館戰爭"打廣告很大,封面很漂亮,內容翻閱好像也有趣,所以想問阿森知道這部作品的評價和喜好程度嗎~?

    回覆刪除
  6. 輕小說我看得很少哩,懂不懂不敢說(搔頭)。
    《圖書館的戰爭》我是有興趣想看,但還沒讀過,
    不過我記得栞有寫過動畫版的心得,或許可以問問他w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