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童話,John Boyne《穿條紋衣的男孩》



  不知感想如何下筆,於是先去翻了其他網友寫的文章。
  發現有趣的是,這些心得書評大略分成三種。其中兩種,就像本書副標題「一個寓言故事」,寓言故事感想的寫法通常也分成兩種。一種是順著你得到的寓意去抒發自己的感覺,所以有人提及了納粹時代屠殺的背景,然後比對我們當代社會的政治現象;另一種是把它純粹當成故事,點出它需要我們反省的部分,然後抒發和解析它給人的感覺,加以更廣的延伸。當然,有些文章兩者兼具。還有第三種,就是忽略它做為寓言,當成一本一般的小說去讀。胃口被養大的現代讀者,評價可能就相對的低,因為結局一點也不駭人也不驚奇,「不過就是那樣嘛,可以想像得到的,沒有後續了嗎?」好像是從這個方向去讀(想)這本書的。
  是的,寓言故事。而且是從孩子的視角以第三人稱的方式書寫,大概沒有人不懂最後一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比較好奇的是,如果一個跟男主角布魯諾一樣大的九歲孩子來讀這本書,那他會知道寓意在哪嗎?為什麼消失了?為什麼布魯諾的爸爸哭了?我已經無法想起九歲時對隱喻描寫的作品的認知和感受有多少了。先假設這本書的作者是要寫給大人看的,那其實目的還挺明顯的。用一個眾所皆知的背景,虛構一個包含寓意的簡單故事。我完全無法理解舒穆爾為什麼會跟布魯諾成為好朋友,有跡象顯示他們的階級背景完全不同、話不投機、生活環境大異其趣。而布魯諾明顯是個被教育成服從並追隨認同納粹的孩子,總在等待他的父母或是佣人瑪麗亞與他講實話,也可能年紀較長的姊姊發現了什麼問題,兩人推測結論當做秘密…。但故事這樣設計(強調孩子的天真和無法全盤理解大人世界,只能從發生的事情去做最簡單的推測與描述)明顯有個最終的目的和導向。
  這是個計畫感明顯的書中世界,就像伊索寓言中會講話的狐狸、狼和兔子與綿羊。(這裡好像又勾牽出一個問題,雖然我們長大後就知道這些動物是不可能說話的,但動物給我們的形象感卻是一直存在的。所以這本書有沒有要灌輸給我們這種感覺呢?但此問題有點扯遠了,有機會可以再深入)雖然知道那是擬人技法的書寫,但並不妨礙作者要傳達給讀者的想法。

  《木偶奇遇記》讓我了解不該說謊、不該荒廢人生、該要飲水思源,或許依據每個人生長環境的不同,還有其他所得。那在《穿條紋衣的男孩》得到了什麼?這個部分就留給每一個不同且特殊的讀者了。

(感謝皇冠文化集團李小姐080418)

4 則留言:

  1. 來推一個,這篇心得我覺得寫的很棒~標題的殘酷童話真是取得太好了~~

    中間一段也說出了本書的盲點,雖說是童書,但如此隱喻的表示布魯諾結局,孩子真的看得懂嗎?可能更多大人讀者都不見得知道這段歷史了.如果兒童看不懂只有大人看得懂而將其選為優秀"童書"大獎,就顯得很奇怪了~"~

    至於舒跟布二人會成為朋友我想應該還能理解,因為布在那邊都沒有遇過同年齡的孩子,只有舒一個說話對象,加上小孩的一點叛逆性,沒有完全遵守父親的納粹教育,所以建立起這段籬笆友誼^^

    回覆刪除
  2. 我只是好奇,感覺上舒穆爾是可以全然理解他與布魯諾之間的關係,
    應該會有仇妒之情才對,但在小說中不很明顯。
    雖然在最後一段,我想就算連舒穆爾也不知道結局為何,
    但是否有把布魯諾拖下水的意思便不得而知。
    所以啦,我有疑問的其實不是布魯諾對舒穆爾的感情,
    因為感覺上布魯諾就是個人小鬼大的公子哥兒,被保護得太好,
    但反過來說,就算他想理解「真相」也是沒有辦法的。
    他只能活在「大人講的都是對的」的狀態下,
    我想他出賣舒穆爾那段,表現的應該相當明顯。

    回覆刪除
  3. 本來今天打算要買的
    來了你這看了書評
    覺得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感覺比較像青少年文學類別

    回覆刪除
  4. 嗯,這本書獲得的都是青少年文學或童書的獎項哩。
    不過其實我很好奇,沒有故事中歷史背景的孩童是否讀得懂。:P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