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風情畫,萬城目學《鹿男》



  是宮崎駿式的奇幻風格故事,低彩度的純樸粉色調。
  每個人,都是普通人。只是比一般的狀況多了點執著,只是比一般的狀況多了點神經質,只是話多了些,只是總有自己的特殊喜好。《鹿男》說的是這樣一群人所碰到的,超乎科學理解的奇幻故事。地震是地底的大鯰魚所為,為了獲得鎮壓的力量,三種動物、三位不斷轉生的使者,找上了主角和他身邊的人作為將神器帶到儀式地點的重要人物。但是,被禁止的語言和不能說的秘密,為這趟託付之旅帶來意外的困難,人的私心和自以為是阻撓了計畫的穩當進行。有時候,神也是有些自以為是。降臨在無辜之人身上的咒語又該如何解除?結局最後的純真,讓紛雜的各式新穎情節故事相較之下忽然都失了色,是溫暖又帶點淘氣的感覺。
  因為是以第一人稱敘述,男主角又是個神經比較敏銳的人,讀者似乎不知不覺就落入了與他一樣的感覺,對周遭一切變化都顯得相當在意。或許也和主角徹頭徹尾都只稱呼自己為「我」,故事的橋段又跳過自我介紹,其他人都直接稱呼他為「老師」有關。故事中的其他角色也有類似的狀況,大多只出現姓,或其他人稱呼他的方式(綽號之類)。無論是因為氣質像李察吉爾,而被稱呼為「李察」的副校長,或是被私下叫做「聖母瑪利亞」的美女教師長岡,都給人一種相當親近的感覺,間接透露出奈良風光的純樸和率真的居民性格。
  我喜歡在這樣寫實的故事裡,帶上傳統傳說奇幻色彩的雋永小品。熱衷於帶著主角到處跑的年輕歷史老師藤原,看古時的遺跡,說著各式關於當地的傳說故事。爬上低矮的丘陵,眺望遠方的感覺,好似懷念的遠足。愛聽落語的美術老師重哥,白皮膚,身材修長的外貌,總覺得是那種帶著粗框眼鏡的,受學生歡迎的氣質男老師。三校大和杯劍道比賽的熱血,學生鬥志高昂的加油聲,令人緊張的延長賽…。雖說小說中一些地方,能讓你清楚的了解到描寫的背景是近十年的故事(至少知道是網路發達的時代),但總覺得要再回推十年,是充滿懷舊樣貌的風情畫。

  保留住日本風味的原因,除了故事中的老人家會說些傳統的俏皮話之外,我想或許跟翻譯保留些日本漢字原本的寫法和口語用法,於後再加上註釋的方式有關。雖然翻到後面看譯註,偶爾會覺得有些麻煩,但這些註釋增加了這本書在閱讀上的額外樂趣。
  《鹿男》的故事,沒有離奇曲折的變化,卻有像是融合了老梗和不可預測兩者的神奇小說走向魅力。突然讓我想到試讀本上誇張的文案「這絕對不是一般天才寫得出來的小說!」,實際上並不是要說作者萬城目學是天才中的天才,才寫得出這樣的佳作,反而是指他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那份書寫真實與虛構交揉的方式,反而創造出的另一種驚喜。

  (感謝皇冠文化集團李小姐080426)

2 則留言:

  1. 又來打擾啦~
    這次是從搜尋連過來的

    昨天一口氣看完這本書
    這不是7月出版的嗎?
    雖然書很厚
    但是沒有想像中精采
    有種意猶未盡之感
    不過劍道比賽部分很精采

    日劇有點走調了呢
    藤原居然變成女的?!
    他本來是男的呢!

    回覆刪除
  2. 綠桑,好久不見吶,歡迎再度光臨。

    雖然是七月出版的,不過我讀的是試讀的版本,所以要來的早些。
    《鹿男》似乎並非那種高潮迭起的冒險驚異小說,
    比較偏向喜歡小說中一種淡淡的感覺。

    日劇的安排則和小說完全不一樣呢,娛樂性強、比較誇大。
    剛知道藤原這個角色被改成女的也覺得很不能適應呢,
    不過綾瀨遙演的傻大姊感覺很不錯哩。
    別把小說和日劇當成同一部作品,我想是比較好的閱聽方式(笑)。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