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口的曖昧滋味,阿川佐和子《湯歌劇》


阿川佐和子著,王蘊潔譯,《湯歌劇》,台北:麥田,2007。ISBN 9789861733135(感謝Carol卡蘿出借080307)

如友人C姊所言,這清淡的故事,是很值得一讀的小說。在讀《湯歌劇》的時候,我想起某日傍晚,坐在書店裡等人,閒來無事的拿起來讀的那本《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白石一文著),但才看了幾個章節。對我來說,在看《湯歌劇》時,有很類似的感覺,不同的地方在於,前者是用很細膩的手法去描述關於感情的種種,後者則是如同情境連續劇般有趣,但發想空間意外無限。有時候,深入,並不是就是最好或最完滿的感覺,留些思索的空隙反而能讓更多的人從不同的角度去欣賞。

我連忙制止他們。那時我們坐在車站前甜甜圈店的吧檯,是星期天早上,店裡有不少帶著小孩的夫妻,還有年輕情侶,一大早就討論這種沒格調的事,萬一別人聽到了怎麼辦?我一瞪眼,康介縮起脖子,說了聲「對不起」,緊張的四處張望;湯尼桑嬉皮笑臉抽著菸,毫不在意的喝著咖啡。湯尼桑好像特別愛作弄康介。(p. 102)

三十五歲的露依,單身,自從姨媽和愛人離開老房子之後。不請自來的老畫家和意外相識的青年,以看似突兀的方式,成了這舊房子的房客,由「湯」開始的邂逅,啟動了奇妙的三人同居生活。風趣的對話,毫無心機的相處,純真純粹的像清澈見底的湯頭。讓人嚮往的特殊感情。
相當喜歡故事裡頭散發處的那股「味」。清楚不一定是最好,曖昧的恰到好處才是最幸福。如同連續劇般的發展,卻沒有灑狗血的劇情,或許感情真該如此,互相喜歡變成戀人,互相喜歡產生父女之情,互相喜歡成了要好的朋友。人與人之間充滿各種可能,而其間的情感也是不斷變化的,沒有絕對,只留曖昧。我一直以為,那種感情在極度社會化之前的學生時期才能覓得,雖然是虛構小說,但還是給了我一絲希望,人和人的交往也是能這般單純,只留喜愛、不捨和切不斷、放不掉的親愛之情。

相關文章:
湯歌劇/NY1984
(不追求道德完美的純潔)
曖昧恰到好處:讀《湯歌劇》阿川佐和子/Carol卡蘿
(如同清新小品連續劇)

小記:絕對不能在半夜看這本書啊!大量食物譬喻,好喝的湯品製作過程,讓人垂涎的食譜…。噢,肚子好餓。

2 則留言:

  1. 半夜看的確會很餓 XD

    回覆刪除
  2. 是的。卡蘿姊你應該提醒我的呀!XD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