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言人語狡詐,鄭寶娟《天黑前回家》


鄭寶娟著,《天黑前回家》,台北:麥田,2007。ISBN 9789861732404(080310)

其實,這本書,與我想像的小說並不太相同。說起來或許和作者前言與附錄有關。比較像是一位資深推理迷的閱讀歷程和對偵探小說的態度和見解,然後進入書寫的實作,最後再加上附錄,除了類似習作的短文,更加說明(我所不熟悉)關於推理懸疑這個文類在文壇上的地位,或收集了對於喜愛偵探角色的剖析。才形成《天黑前回家》這一完整著作。相較於台灣其他年輕的推理小說創作者,鄭女士不管是在受影響的作品上,以及文筆的磨練程度都來的不同、精進,多少與生活的年代背景有關。就算推理小說不管是現在或是早期一貫是翻譯作品,但翻譯的筆法也和年代有些許的關係,讀《天黑前回家》有趣的地方在於,明明就是正統的推理小說,卻有濃厚的在地風味,讀到那些翻譯小說中難以讀到的字詞句使用方法,嘴角總忍不住的上揚。

黑道大亨在墨爾本慘輸那回,他又公然動了手腳,利用專業知識在賬戶上施行五鬼搬運法,把一筆錢東挪西移三兩下子搞得不知去向,耍弄得黑道大亨、大企業家與國際大賭窟三方如陷五里霧中,直至對簿公堂時還各執一詞,殊不知錢早已被一個無名小卒據為己有…(p. 131)

不管是「報館下班很晚--」(p. 53)還是上面的那段,幾乎可以看到和現今翻譯小說明顯的差異,或說,就算是華文書寫的作品也幾乎看不到「報館」這種講法,大多會講「報社」。甚至故事中角色的女強人形象,削著短髮、抽菸,形象的影像讓我想起十幾年前電視劇裡頭同類型的角色,通常還會配上設計簡單的大耳環,素色口紅。故事裡頭壞人極壞,好人極好,不過倒也真實描繪出喪女喪夫的不安情緒與精神恍惚;只是相較於推理小說的整體發展,已經可以被討論到後設問題的今天,甚至用此文類做其他社會現況的探討,或是作為知識小說的形式出現;《天黑前回家》顯露出來的不僅是個古典的模型,更是回歸小說本身虛構性世界的作品。只作為單純偵探小說的小說。
然而沒有子女來承歡膝下畢竟不是一件容易釋懷的事。(p. 158)
身為一個年輕人(!)對於書中某些傳統的一般想法不禁莞爾。例如以上那句,並不是說現代人不重視家庭、不一定要孩子,而是通常不會在用「承歡膝下」這樣的言語去表明。(養兒防老的觀念似乎已經不再適用,主要是家庭中親子關係的變遷)或對於正義感的描述,未免顯得過於樂觀,以至於小角色沒啥特色(但搞不好是作者的安排,反正不重要當作證人跟環扣就好)。但考量到作者的生長年代,其實並不難理解小說中角色與社會的設定,其實並沒有什麼違和感,縱使實際上以故事中舉例的真實案件推算,背景應為西元2004或05年,這樣套用的結果,虛構感顯得更加真實(看起來有矛盾,但我想說的是「這只是小說啊」的感覺更加強烈)。

閱讀期間,平凡社會的感覺讓我想起陳舜臣的陶展文系列,而羅英範與何岳一的組合,則免不了對應到土屋隆夫的千草檢察官系列;是類似感覺的背景使然。閱讀的經驗是愉快的,然而相較於讓我著重於故事上的小說來說,《天黑前回家》在故事之外的部分讓我有更多的聯想與再思考。那本書到底有沒有達到作者鄭女士在本書一開始就提到的娛樂性呢?有的,當然。奇妙的是,不知為何,大概是這有些後設的讀法,總覺得那冰冷殘酷的兇手還挺得我心的(笑)。

相關文章:
值得奮力一讀:《天黑前回家》/顏九笙
(值得上書店翻翻)
《天黑前回家》讀到第五十八頁的絮叨/曲辰
(語調口吻的奇特感)

小記:某些讀習慣翻譯小說的人,剛看這本書可能會有些不適應。其實我也是這種人耶,不過大概是國中時代還挺喜歡讀些「國文課本的作者」的小說,所以感覺還挺懷念的(莫名),一整個覺得有趣。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