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與猜測全部枉然?京極夏彥《狂骨之夢》


京極夏彥著,蔡佩青譯,《狂骨之夢》(上)(下),台北:獨步,2008。ISBN 9789866954863/9789866954870(080219)

  看姑獲鳥我夢到嬰兒,看魍魎我夢到被關在狹窄的房間,這次狂骨真讓我夢到了在水中卻不致淹死的夢,還好,並沒有往下墜,只是浮浮沉沉。京極堂到故事到中段才冒出來碎念一大串,不過令人開心的是,竟然先講解事件的來龍去脈,才開始和宗教有關的敘述,或說,夾雜著,但明顯後者看不懂也無所謂。只是為了清晰說明的必要理由。拼湊出的事實,不可思議。是連續推理所組織而成的最後真相。

  本故事兩個關鍵人物伊佐間與降旗,都是系列角色兒時的友人。漫畫般奇妙相連結,共同捲入同樣的事件之中。正驚訝於這設定只是為了證人認識方便用,不過,好像在這裡就偷偷隱藏「兒時記憶」的主題。與《姑獲鳥之夏》一樣從記憶切入,卻再層疊上精神狀態異常的分析,多種線索的介入,閱讀的同時那多重的可能性,不僅攪亂角色的思緒,同時模糊謎題的焦點。降旗因為所學,在朱美告解的同時,以夢境為根基,下意識的作出精神分析。在教堂裡的這幕,轉化成與精神醫學的診療室。甚至關口懷疑朱美是否是另類的精神分裂,這樣的猜測。加上不斷浮現的佛洛伊德滿是鬍子的面孔。不知不覺就被引導進入犯罪非事實的思考方向,一切都是幻想或夢境的非現實。
  然而,屍體的出現完全逆轉了這猜測。
  問題是,該如何解答?實際上,起頭的推理就已是正確的。
  只是兇手是誰?又為何要這麼做,動機不清。如同系列前二作,冗長分段敘述的故事,正指向犯案的背景。
  不知道是不是翻譯的關係,總覺得這關口變得更憂鬱懦弱,榎木津明顯像個孩子般蹦跳。或許是作者加深了角色設定?是誰講話,在語氣上就能分辨的出來。說到這裡,不免要感謝一下翻譯與編輯,清楚的注釋,讓閱讀樂趣再添一樁(笑)。

相關文章:
[書] 狂骨之夢 京極夏彥/可愛捲髮玉手小鮑
(橄欖球比喻絕妙!)
狂骨之夢/阿徹
(我也想看京極堂出糗~)

小記:小說中提到了一窩蜂讀佛洛伊德《夢的解析》的情況,印象中台灣也有那麼一段時期。而系列作背景時代的設定,在本作中明顯起了作用。無論是關於大地震或是殘酷戰爭的記憶,皆是間接支撐起本作在敘述理解上的大功臣。

11 則留言:

  1. 這本書的翻譯爛到爆
    完全糟蹋了大師的文筆

    回覆刪除
  2. 因為不懂日文所以在翻譯文字上的好壞我也無法評判:P
    只是覺得註解的部分還蠻用心的。~我想這是不爭的事實。

    回覆刪除
  3. 恩....
    剛剛拿到書了~

    說真的,這次的翻譯也讓我不怎麼滿意~

    這本在主詞上面的變動相當的頻繁,如果不是有一定文筆的人會混亂,感覺這次的譯者就是出現這種情況,才看開頭前幾張,就讓我思慮接不上去劇情。文句相當的不通順。

    而且審稿的人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才短短的前幾頁,居然就出現2次以上的錯字...
    這點不該歸咎在翻譯。


    如果不是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我應該不會繼續閱讀下去吧....

    繼續閱讀,希望後面可以好一點,要不然我都不敢說這本我是不是要敗了...@!@"

    回覆刪除
  4.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遲鈍還是能接受度太高,
    其實我感受不太到主詞一直變換所帶來閱讀上的困擾,
    反而是在這之後,有網友把這點提出來我才發現這樣(炸)。
    至於翻譯的好與不好,因為不懂日文所以無從比較(汗)。
    唉…,真覺得現在某些出版社的校對實在是讓人不敢領教…
    老毛病了。實在該控管一下出版的品質。漲價又沒好貨實在不應該…

    回覆刪除
  5. 我也不怎麼懂日文....

    之所以會說翻譯差,純粹就是只是在閱讀時,很多句子好像直翻一樣,一邊看還要一邊思考,要不就是斷句沒有斷好。實在是很不能接受...

    而且在第一章,朱美與一成的初次見面,為什麼第一稱呼會用"哥哥"、"姊姊",這邊讓我極為不解...
    感覺用"小哥"或"大姐"這種會相對比較好吧~

    而且在中間朱美的回想,直接稱呼自己的家為"娘家"...
    這種會不會怪怪的~

    在看魍魎之匣時,我可以在一個晚上看完,而且相當的通順,可以把自己融入劇情中....
    但這本我看的相當不順,不時要停下來想這句的意思,一點代入感都沒有阿~~冏rz

    回覆刪除
  6. 嫁出去的女人說自己原來的家就是叫「娘家」啊,
    你可以問問身邊已婚的女性朋友,有了孩子才會叫「外婆家」之類的吧。XD
    哥哥姊姊的稱呼,換成小哥大姊真的比較容易理解。
    不過其實前面那種叫法會讓我有種懷古劇場的魅力,
    因為這樣用也是可以理解的啦,而且會有一種怪異詭譎的氛圍。

    回覆刪除
  7. 娘家的確是這麼解釋~

    但當時回憶家裏被燒掉的時候,朱美還沒有嫁出吧,所以看到那段我就覺得挺難接受。
    但後面用已出嫁的立場來看,那很正常~

    可以理解是可以理解~
    可是氣氛就變得怪怪的....
    因為如果當初朱美用"小哥"來稱呼的話,會有一種淡淡的粉紅色嫵媚感,在配合後面一成對朱美的感覺,應該比較恰當。

    回覆刪除
  8. 個人觀感問題囉。:P

    回覆刪除
  9. 嘿阿~

    不過這集看的相當的混亂....
    變成朱美的民江,變成不是朱美的朱美...

    反倒是在上冊,我倒是覺得作者好像把關口寫的太可愛了吧XD,雖然下冊又繼續往常的憂鬱....冏rz

    話說....
    簡介好像說這本敦子跟一成有大戲份,我怎麼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來阿XD

    回覆刪除
  10. 我個人看法跟前面幾位留言的大大一樣
    這本翻譯語氣極度不流暢
    害我必須邊看邊停下來想
    甚至是翻回前頁
    前後主詞也很紊亂 連主要角色用詞我都必須思考
    更別說其他啦...
    不過第四本鐵鼠之檻又恢復了水準
    莫非真是譯者的問題?

    回覆刪除
  11. 所以真的是我太遲鈍(炸)
    沒關係…身為一個不會日文,中文又爛爆的人我認了!XD
    不過《鐵鼠之檻》還沒讀過哩。
    如果讀起來有落差,依您的想法,的確跟翻譯的關係頗大(?)www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