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容的愛情鉅獻,Jean M. Auel《野馬河谷》


相較於系列第一作《愛拉與穴熊族》描寫出生、成長和生活的過程,《野馬河谷》著重在性、愛與死。如果說前作是以單一的部落族群生活加上愛拉存在的獨特性所構成的人類演化史的某一進程,在這本書中我們似乎可以看見人類男女愛情滋長的原型。在純然「愛」這方面,像是親情情感的延續,如喬達拉和索諾倫這對一起外出旅行兄弟的強烈手足愛,讓喬達拉遇見愛拉後再度想起;加上原始本能對於性愛的渴望,促使其成為另一種不同於親愛之情的愛慾熱情。除此之外,與外族的習俗交流和語言的相互琢磨(齊蘭朵妮氏、夏木多伊氏與拉多木伊氏),馴服動物,找出另一種與動物的相處方式(愛拉與野馬絲絲和穴獅寶寶)。作者也都詳盡的用故事的發展巧妙的循序漸進的描述,等到愛拉遇上喬達拉所摩擦出的火花,彷彿進入鋪陳的高潮,讓人動容的不僅是兩人的愛情,還有誤會的冰釋與相互,對彼此的了解。

雖然是石器時代為背景的小說,作者讓我們看見了現在社會人跟人相處上的原始樣貌。可以讓我們感同身受。與異族的對話,像是第一次接觸外國人和外國語言一般;只是經過多年的演化,可能我們還殘存著某種像是本能的手與動作,或是後天世界文化養成的禮儀。可以比手畫腳,可以用聲音語意描繪形容。但是故事中的人物則需要透過更多的輔助才能建立對另一種文化與語言的理解,愛拉與喬達拉的相處尤其明顯。
開始我以為,在那樣的時代,對於性與愛的了解應該是相當簡單的,還是套用於神靈之上。的確,有部分仍舊是,因為不能解答和預測的事情還太多。但漸漸的開始有基本的認知,有了雕刻、色彩,創造出特別的審美觀。文化習俗也變得複雜化,性也成為較隱密的神聖儀式。有了盛大的婚禮,新婚祝賀禮、喝點酒、鬧洞房,親戚齊聚一堂。多數的劇情都讓人忍不住輕聲笑出,已經不是單純為了生存,而是人找出了更容易生活的方式,行有餘力才發展出的特色文化。甚至小說中更寫進了與性別認同有關的部分,如醫治者夏木。

本書纏繞在性愛與死亡上,容易讓人認同,無論是愛情的躊躇或是死亡的悲傷。好似經過這麼多次的演進,人類的情感仍舊與萬年前一樣。永恆不變。好萊塢電影總愛誇張的用「愛情鉅獻」來作為愛情文藝片的宣傳用詞,我想用於《野馬河谷》這本書一點也不誇大,那樣的愛情不侷限於男女之情,而是更深入更廣闊的人類情感總匯。

(感謝貓頭鷹出版社翁小姐080129)

2 則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