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深處不願面對的崩死,麻耶雄嵩《鴉》

坐在高鐵北上的路途中,順利的看完兩百頁。然後,停手。到了台北之後用餐,整理了剩下的紙張,繼續閱讀,直到友人到來。然後,停手。隔天早上的早餐,難得奢侈的在咖啡廳中解決,飲食之後的注意力仍舊集中,直到約定的電話鈴聲傳來。然後,停手。最後在等待友人在電腦前苦思字詞使用的時間,全部結束。所有的事件在最後…,能算是有逆轉嗎?亦或是早就已經在作品中透露出的線索。主角珂允、小男孩橘花、神秘的麥卡托,或許三人都是偵探角色,讀者本身也是。只是需要的線索和搜尋的解答不盡相同。(結果,寫到這裡我忍不住去翻找了其他心得感想,或許關於作品,什麼都不說似乎是個有些蠢的舉動。)小說剛開始的那段讓我忍不住想到佐藤友哉作品中那份暴力的清泠,烏鴉在劇中的身分,不明白的只是個象徵,也許正是到達真相的崩壞感的主旋律。多人的提示,告訴我故事裡頭的隱密村莊,是橫溝正史風格的傳統式密室類型,大概是離閱讀他的作品有十年之久,現今的過往埜戶,一瞬間讓我對應到《奧杜邦的祈禱》中那個時代閉鎖的小島,或是漫畫《蟲師》裡頭的世界觀。是種粉色微闇的風光,帶點夢幻的假面桃花源,實際上卻…,該稱為神明崇拜機制運行的時代吧。

感覺上《鴉》的故事呈現出一種緩慢流逝的錯覺。劇情雖然很豐富卻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平淡,約略是和故事發生的地點和背景有關。出現在彷彿幻境,與世隔絕的村落,加上住民們奇妙的姓名,崇拜自然和相信宗教力量的性格。雖出現死亡,但絲毫沒有緊張,反而像是在一個思想紛亂的迴圈中試圖找到事情的真相與答案。收到了試讀書寫感想文章的規定,說是不能透露劇情,於是我想,如何在不提及描述的狀態下去寫出這本書的美好與趣味。記述閱讀上的感受好像成了唯一的辦法。所以我寫,而的確,就那麼的湊巧,那一張張A4大小單面印刷的紙張,用蝴蝶夾夾上了百頁的那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很幸運的,似乎在書之外,給了我另一種可以被說與分享的狀態。
在閱讀的同時,我留下了不少標籤,難得還做了些筆記或註記,等著讀完的時候來查找資料寫感想。(尤其是簡略帶過的五行知識,玄妙之學在小說中的無負擔感。)這是這個月看過的小說中,第三本提及鍊金術,又不經意的把目光轉向其上。然而,所有線索所指涉的並非同一個事實,產生的答案和給讀者個感受也分為好幾種。我喜歡小說中出現的俳句。以及,最終解答的哀傷。結果,偵探成了討人厭的惡作劇角色…。

(感謝尖端出版社簡小姐、謎思報主編elf及友人P071223)

小記:照片是以前課堂寫的筆記,書中有約略提到五行概念,所以拍起來當做文章插圖。

2 則留言:

  1. 哈囉~
    我來引用這篇了~~^_

    回覆刪除
  2. 引用大歡迎。XD
    (題外話:無名的引用網址站外好像行不通,有點討厭。)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