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亂意外回返,Ray Bradbury《溫柔的謀殺》



習慣了讀中長篇小說的方式進行,發現一點也行不通,你以為正要脫離那一連串彷彿夢囈的言語,故事的敘述已經到了文字的終點,剩下的請自行解決的狀態。然後接入下一個故事,剛才的錯亂感又繼續回返…。收錄雷.布萊伯利極短篇的這本《溫柔的謀殺》,原書名《Quicker than the Eye》也是收錄的其中一個奇妙的故事,或許〈溫柔的謀殺〉敘說本身和中文所帶出的吸引力較高,因而選為書名。在薄薄的一百二十一頁中,收錄了這些極短篇,分別是:〈潛水艇醫生〉/〈札哈洛夫/芮克特勝利之路〉/〈記得薩夏嗎?〉/〈大麻煩〉/〈電刑〉/〈跳房子〉/〈芬尼根〉/〈草坪上的女人〉/〈溫柔的謀殺〉/〈一瞬之幻〉/〈多利安變形記〉/〈沒事,不然狗是怎麼死的?〉/〈女巫之門〉/〈機器中的靈魂〉/〈九年之約〉/〈蟲〉/〈再來一首圓滑曲〉/〈交會〉/〈土壤免費〉/〈臨終祝禱〉/〈廢公路〉。這裡的有些故事,光是篇名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而內容大半是完全遵照故事中的世界所給出的邏輯,而非我們所認真的現實套用能夠理解的,於是到底要說些什麼,指涉什麼,作為什麼的寓言…都不重要,就是純粹的去感受那特異的氛圍似乎就已經足夠,若要從中拆解出什麼也是可行的,想必會生產出大量的延伸可能。作者使用文字去鋪陳出「非現實」世界的美好和慵懶,灰暗感和冷調風格,短短的幾行,幾句話便勾勒出一個不同空間的完整,雖然讀者看到的只是某個部分的碎片。

浪漫嗎?詭異嗎?恐怖嗎?感動嗎?不可思議的令人害怕嗎?好像再多的辭彙都無法講清楚所有這短小輕薄卻內涵豐厚的故事們,那個部分只能靠讀者自己去感受了。在後記的部分,作者布萊伯利先生稍微提及了這些故事的靈感,令人驚訝的,並不是天馬行空,也不是從一些經典作品得到的靈感,就只是日常生活的信手拈來之事的發想與擴大,將想法化為敘事,把經驗和內在的思考說成故事,寫成文字,完成了一幅又一幅讓人驚歎的暗色油彩畫。
這是岔題兼離題(笑)。
在閱讀的同時,某些篇章讓我想起了這部短篇動畫:

◎Run Wrake - Rabbit(2005)

(感謝皇冠文化集團何小姐以及友人J)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