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的影子生前的痛,陳舜臣《枯草之根》

陳舜臣著,姚巧梅譯,《枯草之根》,台北:遠流,1996。ISBN 9573231050(071123.2)

相偕來到日本探訪過往好友的顧氏夫婦,為了追債跑到神戶的白澤小姐,政客吉田和他的姪子田村,可能涉入不乾淨事件的徐銘義,調查背後事實真相奔走的記者小島,與恩人李源良會面而來到日本的南洋富商席有仁。作為這些角色之間接點的陶展文,將在事件開始轉動之後,揭發這些人與人之間不為人知的真正關聯…。

「這是理所當然的,年輕人。吉田先生不出面,年輕人,好幾次事情都辦不成哩,知道嗎,年輕人。得靠吉田先生的人望解決呢!可是,吉田先生從不居功,這就是他服人之處。怎樣,年輕人,格局不同哪。格局,知道嗎,年輕人?」(p. 121)

回想起來,中學時代讀到以陶展文為偵探的這三本小說,《枯草之根》、《三色之家》以及《虹之舞台》,才覺得原來推理小說中,就算發生了命案,就算警察出面查案,偵探在調查的過程中也不見得會和這些人扯上關聯,或是做一個集合眾人開解謎大會的收場。現場的資訊不那麼重要,重點在於言詞之間的矛盾和被害者的人際關係等等,沒有那種難懂的邏輯解析,是單純的盲點解說。更有趣的是穿插在角色之間的對話都有可能成為解謎關鍵,閱讀時小心翼翼,及案件背後所隱藏的過去,時代背景離我有些距離,成為讀故事的另一樂趣。
只記得辻這個字。中國人讀日文有時會碰到沒見過的字,像「辻」或「峠」都是日本製漢字,文字本家的中國沒這個字,難免心生排斥,陶展文只記住辻字就基於此一原因。(p. 96)

在系列的三本小說中,第一本,同時也是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的這本《枯草之根》,相較於後面兩本,句詞明顯較於厚重和豐富,推理的部分也較為四平八穩,線索的釋出一步一點的出現,步調剛剛好。而以一對造訪日本的中國夫婦為故事的起點,帶出後續的種種,則相當具有引人繼續閱讀的吸引力。每個場景加上人物的安排如同舞台劇的幕與幕的交替,在多個事件和背後隱藏的過去相交替不覺混亂。私心的喜歡小說中寧靜城鎮的感覺,帶上濃厚的中式風味,這是許多日系推理小說中感受不到的。尤其是關於戰爭時期商場的流轉和大起大落,雖然並不身在其中,那樣的描述頗具戲劇性卻不顯得濫情,或許正因為人生如此,分分合合,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擦身而過。

朱漢生的大嗓門把陶展文喚回現實。
一抬眼,視線觸及到那只沾了墨汁的象棋。(p. 285)

相關文章:
我看《枯草之根》/余小芳
(瀰漫的中國文化)
[心得] 陳舜臣 - 枯草之根/ivanlendl
(影子的哀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